實況主應該付遊戲授權費才能直播?遊戲開發者一席言論引發論戰

先前,Google Stadia 旗下 Typhoon 工作室創意總監 Alex Hutchinson 在推特表示,遊戲實況主應該向發行商和開發商繳納一筆授權費。

Hutchinson 的言論在社交媒體上引發了軒然大波,而他本人解釋:「我只是說內容創作者應該被允許從那些利用他們的內容牟利的人手中獲得收益,有人卻對此感到不滿。這令我驚訝。」

許多遊戲業界評論人士不認同 Hutchinson 的意見,不過就算「實況主應該要付錢給開發商」這種說法讓人覺得過於簡單,圍繞實況行業未來的法律和道德問題仍然值得探討。

正如 Hutchinson 所說,如果實況主沒有拿到書面許可,那麼從法律上講,他們確實無權直播其他人製作的電子遊戲。這也是實況主不能隨意直播任何電影或歌曲的原因。一款遊戲的美術、音效、音樂、配音和文本等素材均受版權保護,實況主直播不屬於「合理使用」的範疇。不過,很多開發商和發行商認為,遊戲作品能從 Twitch 等大型實況平台的曝光中獲益,所以無意小題大做。

近期突然爆紅的《Among Us》就是一個不錯的案例。這款遊戲在發售後的兩年裡一直不溫不火,但熱門實況主的直播使得它吸引了許多玩家關注,從而變得大受歡迎。對於實況主和開發商來說,這是雙贏的結果。

然而,某些問題可能會使情況變得更加複雜。

1.對實況主:如果大型發行商和實況平台改變主意,將會發生些什麼?只要他們願意,微軟、亞馬遜、Google、EA和育碧等公司完全可以在一夜之間更改規則。對於那些以實況為生的人來說,這令人恐懼,尤其是當像 Hutchinson 這樣的工作室創意總監公開聲稱實況主應該向開發商和發行商付錢時。

2.對開發者:實況究竟會為那些流程簡短的敘事遊戲帶來怎樣的影響?人們普遍認為,實況只會降低這類遊戲對於觀眾的價值,而不會鼓勵觀眾購買。

就第一個問題而言,在過去 10 年裡,實況主和大型發行商之間的協議已經開始得到鞏固。在很多情況下,遊戲發行商確實會為實況們提供免費許可。例如,Devolver Digital在網站上明確表示,玩家可以直播 D 社發行的遊戲並從中獲利。暴雪也允許實況主直播遊戲,前提是不能向觀眾收費。就連任天堂也放鬆了對直播的限制:兩年前,任天堂發布了一項政策,允許人們在影片中使用任天堂遊戲的畫面,只要搭配評論就行……這些公司不太可能一時興起撤銷相關協議內容。

《女神異聞錄5》發售時,Altus就發布了實況相關的規範,禁止劇透
《女神異聞錄5》發售時,Altus就發布了實況相關的規範,禁止劇透

至於流程簡短的敘事遊戲,是否能夠直播則完全由實況主決定。如果一名獨立開發者反對自己的遊戲被直播,那麼他可以事後發出 DMCA 刪除通知,但這並不能阻止實況主直播遊戲。另外,如果開發者強行下架影片,可能會損害他們在實況、影片創作者和玩家之間的聲譽。

「Let's Play(可以理解為遊戲實況文化的前身和起源)文化充滿活力和創造力,真的很酷。」2016年,《That Dragon,Cancer》開發者Ryan Green在部落格寫道。但他也很失落,因為《That Dragon,Cancer》的通關影片在 YouTube 網站上吸引了數百萬次觀看,卻並沒有轉化為銷量。

「雖然侵犯了開發者的版權,但 Let's Play 影片對那些製作競技或沙盒遊戲的人尤其有幫助。不過,對於《That Dragon,Cancer》這樣一款流程簡短、相對線性的遊戲來說,它的通關影片吸引了數百萬名觀眾,滿足了他們的興趣,但人們卻不會再與遊戲互動。」

如果沒有提前觀看通關影片,《That Dragon,Cancer》的數百萬影片觀眾是否會購買遊戲?這很難說。但無論如何,考慮到《That Dragon,Cancer》影片觀看量和實際銷量之間的巨大差距,我們也能理解開發者為什麼會感到沮喪。

理想情況下實況主和遊戲開發者或發行商都能從直播中收益,但現實往往不會這麼平等
理想情況下實況主和遊戲開發者或發行商都能從直播中收益,但現實往往不會這麼平等

但 Hutchinson 的說法之所以被許多玩家批評,恐怕並非因為玩家們不願讓獨立開發者賺更多錢。按照 Hutchinson 的提議,Twitch 和 YouTube 都需要經過一次全面改造,到最後只剩下極少一部分依靠直播致富的實況主。

Hutchinson 說,實況主應該「像真正的公司」那樣經營生意,但絕大部分實況主根本不是公司。他們手頭也許只有一台電腦、一個視訊鏡頭、一副耳機和一款遊戲,實況只是出於興趣,而不是為了謀生……也許 Ninja 應該向發行商和開發商繳納授權費,但絕大多數實況主根本就沒賺到錢,又怎麼可能花錢購買遊戲實況的授權許可?

實況主Ninja/圖片來源CNN
實況主Ninja/圖片來源CNN

Epic Games 正在想方設法為實況主支付酬勞,同時讓遊戲開發商滿意。 Support-A-Creator 計畫仍處於開發階段,按照 Epic 的計劃,它將為那些吸引玩家直接購買遊戲的 YouTube 和 Twitch 實況主提供遊戲銷售收入的部分分潤。這會為實況主帶來更多動力,讓他們不但希望提升實況觀看數和訂閱用戶人數,還要鼓勵觀眾進入正在直播遊戲的商店頁面。

當然,這種協議未必總是能夠產生預期效果,也不一定能取悅那些對推廣遊戲抱持懷疑態度的觀眾。如果 YouTue 實況主們希望說服觀眾玩該款遊戲,遊戲的銷量就會變得更高嗎?很難說。

Epic的計劃目前也遇到了一點阻力
Epic的計劃目前也遇到了一點阻力

還有另一種可能性:Twitch 和 YouTube 等大型實況平台是否可以考慮向遊戲開發商和發行商支付授權費?畢竟,Twitch 已經為實況主們提供了一個獲得版權許可的音樂庫。但如此一來,各大實況平台很可能會競購熱門遊戲的獨家直播權,甚至將部分成本轉嫁到實況主身上,要求他們為直播某些遊戲付費……真正從中獲益的究竟是遊戲開發商,還是亞馬遜或暴雪老闆這樣的大佬?

隨著時間推移,實況主與遊戲發行商/開發商的關係將會變得越來越正式化,正如在某些情況下,Mod 作者已經成為了受發行商認可的「創作者」。 EA的「遊戲改變者」(Game Changers)計劃就是個例子,只不過在現階段,該計劃只為實況主提供培訓和用於直播的內容。

實況是一門大生意,如果更多參與者希望分享利潤,那也不足為奇。但這並不意味著那些小實況主和小型獨立開發團隊能夠得到更大比例的利潤分成——在各方博弈中,他們是話語權最小的群體。

譯者:等等

原作者:Tyler Wilde

原文:《Should streamers pay game developers to stream their games?》

本文經合作媒體觸樂網授權轉載,本站僅進行簡繁轉換,並調整部分用詞、標題與內容

火熱排行

統椅大戰越演越烈!統神、Toyz「改名爭議」隔空互嗆火藥味濃

I服了U!玩家用高齡筆電打《英雄聯盟》全程幻燈片竟然還能五連殺

辱華又一起 《魔獸世界》實況主Asmongold語出驚人:「台灣是國家,中國是監獄」

這樣也行?玩家把《曠野之息》當「貪食蛇」玩 全程不穿越走過的足跡通關

暱稱取「浙江吳亦凡」遭圍攻!《逆水寒》官方為所有吳亦凡玩家免費改名

恐怖新作《Tormented Souls》今年內推出 回歸初代惡靈古堡、沉默之丘原點的感動

東京奧運開幕入場全是熟悉電玩主題曲!你聽出哪些呢?

Steam極度好評《藝術家模擬器》自由揮灑創意 整間工作室都是你的畫布!

不滿動視暴雪醜聞 《魔獸世界》粉絲要求移除涉案員工「弗洛爾」彩蛋

《鏈鋸人》藤本樹最新短篇《Look Back》賺人熱淚 網友:宛如欣賞電影

國產成人《股市淫狼》即將登Steam 海綿體看漲快上車

玩家打造《薩爾達傳說 禦天之劍 HD》Joy-Con劍盾配件 斬擊、盾反更來勁!

聯盟戰棋/S5.5「英雄黎明」裝備合成懶人包 聖光道具效果全都錄

聯盟戰棋/S5.5「英雄黎明」新英雄技能&羈絆效果一次看

Amazon新作《New World》封測爆3090顯卡變磚潮 網歸咎無自動幀數上限

聯盟戰棋/人人都是暴發戶!S5.5 開季衝分必學:喪屍軍團&發財五龍裔

老酒新瓶裝:《戰國無雙5》擺盪在守成和創新間,一言難盡的得失利弊

微軟說有2萬讚就復活「迴紋針小幫手」 現在已經超過13萬了

好評Roguelike動作遊戲《巫師傳說》宣布推出手機版

穿越時空被你綠《タイムループNTR》在異世界黃遊尋找真愛錯了嗎?

Google推《Doodle冠軍島運動會》慶東奧 7關小遊戲玩好玩滿還有動畫看到飽

Steam國產成人《地牢脫出2 銀月蒼狼.蘇拉爾》 與精靈弓箭手勇闖魔城

《英雄聯盟》週年慶開跑!8/8登入送375造型 還能查自己過往輝煌數據!

Steam Deck預購大排長龍 Valve加強購買限制仍難防黃牛轉售潮

Steam《怪物聖所》心得:寶可夢與惡魔城的夢幻結合,富含深度的魔物養成冒險

Switch體感遊戲《海豹電車》7月底上市 化身菜鳥司機閃虎鯨還要小心乘客落海

GDC遊戲獎2021出爐:得獎熱門《黑帝斯》再奪年度最佳遊戲

《為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宣布新作動畫製作決定

2021年推出的也沒問題 Valve:還沒有Steam Deck無法處理的遊戲

統椅大戰再開支線!統神欠小亮5萬再度浮上檯面 館長喊「我來幫他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