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況主應該付遊戲授權費才能直播?遊戲開發者一席言論引發論戰

先前,Google Stadia 旗下 Typhoon 工作室創意總監 Alex Hutchinson 在推特表示,遊戲實況主應該向發行商和開發商繳納一筆授權費。

Hutchinson 的言論在社交媒體上引發了軒然大波,而他本人解釋:「我只是說內容創作者應該被允許從那些利用他們的內容牟利的人手中獲得收益,有人卻對此感到不滿。這令我驚訝。」

許多遊戲業界評論人士不認同 Hutchinson 的意見,不過就算「實況主應該要付錢給開發商」這種說法讓人覺得過於簡單,圍繞實況行業未來的法律和道德問題仍然值得探討。

正如 Hutchinson 所說,如果實況主沒有拿到書面許可,那麼從法律上講,他們確實無權直播其他人製作的電子遊戲。這也是實況主不能隨意直播任何電影或歌曲的原因。一款遊戲的美術、音效、音樂、配音和文本等素材均受版權保護,實況主直播不屬於「合理使用」的範疇。不過,很多開發商和發行商認為,遊戲作品能從 Twitch 等大型實況平台的曝光中獲益,所以無意小題大做。

近期突然爆紅的《Among Us》就是一個不錯的案例。這款遊戲在發售後的兩年裡一直不溫不火,但熱門實況主的直播使得它吸引了許多玩家關注,從而變得大受歡迎。對於實況主和開發商來說,這是雙贏的結果。

然而,某些問題可能會使情況變得更加複雜。

1.對實況主:如果大型發行商和實況平台改變主意,將會發生些什麼?只要他們願意,微軟、亞馬遜、Google、EA和育碧等公司完全可以在一夜之間更改規則。對於那些以實況為生的人來說,這令人恐懼,尤其是當像 Hutchinson 這樣的工作室創意總監公開聲稱實況主應該向開發商和發行商付錢時。

2.對開發者:實況究竟會為那些流程簡短的敘事遊戲帶來怎樣的影響?人們普遍認為,實況只會降低這類遊戲對於觀眾的價值,而不會鼓勵觀眾購買。

就第一個問題而言,在過去 10 年裡,實況主和大型發行商之間的協議已經開始得到鞏固。在很多情況下,遊戲發行商確實會為實況們提供免費許可。例如,Devolver Digital在網站上明確表示,玩家可以直播 D 社發行的遊戲並從中獲利。暴雪也允許實況主直播遊戲,前提是不能向觀眾收費。就連任天堂也放鬆了對直播的限制:兩年前,任天堂發布了一項政策,允許人們在影片中使用任天堂遊戲的畫面,只要搭配評論就行……這些公司不太可能一時興起撤銷相關協議內容。

《女神異聞錄5》發售時,Altus就發布了實況相關的規範,禁止劇透
《女神異聞錄5》發售時,Altus就發布了實況相關的規範,禁止劇透

至於流程簡短的敘事遊戲,是否能夠直播則完全由實況主決定。如果一名獨立開發者反對自己的遊戲被直播,那麼他可以事後發出 DMCA 刪除通知,但這並不能阻止實況主直播遊戲。另外,如果開發者強行下架影片,可能會損害他們在實況、影片創作者和玩家之間的聲譽。

「Let's Play(可以理解為遊戲實況文化的前身和起源)文化充滿活力和創造力,真的很酷。」2016年,《That Dragon,Cancer》開發者Ryan Green在部落格寫道。但他也很失落,因為《That Dragon,Cancer》的通關影片在 YouTube 網站上吸引了數百萬次觀看,卻並沒有轉化為銷量。

「雖然侵犯了開發者的版權,但 Let's Play 影片對那些製作競技或沙盒遊戲的人尤其有幫助。不過,對於《That Dragon,Cancer》這樣一款流程簡短、相對線性的遊戲來說,它的通關影片吸引了數百萬名觀眾,滿足了他們的興趣,但人們卻不會再與遊戲互動。」

如果沒有提前觀看通關影片,《That Dragon,Cancer》的數百萬影片觀眾是否會購買遊戲?這很難說。但無論如何,考慮到《That Dragon,Cancer》影片觀看量和實際銷量之間的巨大差距,我們也能理解開發者為什麼會感到沮喪。

理想情況下實況主和遊戲開發者或發行商都能從直播中收益,但現實往往不會這麼平等
理想情況下實況主和遊戲開發者或發行商都能從直播中收益,但現實往往不會這麼平等

但 Hutchinson 的說法之所以被許多玩家批評,恐怕並非因為玩家們不願讓獨立開發者賺更多錢。按照 Hutchinson 的提議,Twitch 和 YouTube 都需要經過一次全面改造,到最後只剩下極少一部分依靠直播致富的實況主。

Hutchinson 說,實況主應該「像真正的公司」那樣經營生意,但絕大部分實況主根本不是公司。他們手頭也許只有一台電腦、一個視訊鏡頭、一副耳機和一款遊戲,實況只是出於興趣,而不是為了謀生……也許 Ninja 應該向發行商和開發商繳納授權費,但絕大多數實況主根本就沒賺到錢,又怎麼可能花錢購買遊戲實況的授權許可?

實況主Ninja/圖片來源CNN
實況主Ninja/圖片來源CNN

Epic Games 正在想方設法為實況主支付酬勞,同時讓遊戲開發商滿意。 Support-A-Creator 計畫仍處於開發階段,按照 Epic 的計劃,它將為那些吸引玩家直接購買遊戲的 YouTube 和 Twitch 實況主提供遊戲銷售收入的部分分潤。這會為實況主帶來更多動力,讓他們不但希望提升實況觀看數和訂閱用戶人數,還要鼓勵觀眾進入正在直播遊戲的商店頁面。

當然,這種協議未必總是能夠產生預期效果,也不一定能取悅那些對推廣遊戲抱持懷疑態度的觀眾。如果 YouTue 實況主們希望說服觀眾玩該款遊戲,遊戲的銷量就會變得更高嗎?很難說。

Epic的計劃目前也遇到了一點阻力
Epic的計劃目前也遇到了一點阻力

還有另一種可能性:Twitch 和 YouTube 等大型實況平台是否可以考慮向遊戲開發商和發行商支付授權費?畢竟,Twitch 已經為實況主們提供了一個獲得版權許可的音樂庫。但如此一來,各大實況平台很可能會競購熱門遊戲的獨家直播權,甚至將部分成本轉嫁到實況主身上,要求他們為直播某些遊戲付費……真正從中獲益的究竟是遊戲開發商,還是亞馬遜或暴雪老闆這樣的大佬?

隨著時間推移,實況主與遊戲發行商/開發商的關係將會變得越來越正式化,正如在某些情況下,Mod 作者已經成為了受發行商認可的「創作者」。 EA的「遊戲改變者」(Game Changers)計劃就是個例子,只不過在現階段,該計劃只為實況主提供培訓和用於直播的內容。

實況是一門大生意,如果更多參與者希望分享利潤,那也不足為奇。但這並不意味著那些小實況主和小型獨立開發團隊能夠得到更大比例的利潤分成——在各方博弈中,他們是話語權最小的群體。

譯者:等等

原作者:Tyler Wilde

原文:《Should streamers pay game developers to stream their games?》

本文經合作媒體觸樂網授權轉載,本站僅進行簡繁轉換,並調整部分用詞、標題與內容

火熱排行

知識型紳士!達人算出《間諜家家酒》約兒胸腰圍 沒甚麼好斥責因為太大了

不只亂入義大利議會 《FF7重製版》紳士蒂法直接在Twitch實況亮後車燈

網友疑惑為何有人3、40歲還玩遊戲 Epic Games中國官方一針見血:關你屁事

在《Minecraft》手挖60萬砂岩到建造出最高金字塔 台灣麥塊玩家於國外爆紅

天選之人?《Apex英雄》玩家播放出超罕見「紐卡索」互動動畫 官方:機率才0.06%欸

幻影社成人作《Honey Select 2 Libido DX》Steam版即將發車! 預計6月推出

暗黑戀愛經營《我親愛的妻子》敲定6月推出 想復活愛妻只好獻祭魅魔?

LOL/後車燈超亮!Sneaky大膽變裝奶牛女僕 網見狀:我不好了

《FF7重製版》蒂法、艾莉絲等身人偶現身紳士圈 和義大利女神共度春宵

兄day冷靜!《式守同學》第二話引發迷因創作 霸氣約兒讓洛伊德小鹿亂撞?

超ㄎㄧㄤ!免費迷因填詞遊戲《災難公關》爆紅 信「兔田佩克拉」可以得永生?

士官「長」大人?《最後一戰》影集讓士官長給出童貞 劇情超展開引粉絲不滿

誘人迷因實體化!《FF7重製版》蒂法「Jack-O」性感蹲姿模型登場

動視暴雪發表「多元化工具」為性別、種族評分 量化角色行為掀負面聲浪

突襲更新!Steam極度好評《中國式家長》推出2.0版 立繪、介面、選項大翻新

像素動作射擊《女巫上膛》28日登Steam 時代變了,槍枝比魔法還好用啊!

醉後大人婦!達人製超香《間諜家家酒》酒後約兒 《派對咖孔明》傻眼英子立體化

Steam極度好評《宅男的人間冒險》手機版正式推出 母胎單身的戀愛奇遇

閒到發慌?《原神》玩家扮「統計濕」計算pixiv創作數 連瑟圖都幫你算好

國產武俠RPG《活俠傳》Steam試玩27日推出 醜陋嘍囉的人生勝利還是人生好難?

VR冒險遊戲《忍者禁忌捲軸》募資16日展開 與美少女忍者的秘密特訓!

《FF14》「絕龍詩」首殺爭議衍生懲罰出現 實況主用外部工具被打入壞壞監獄

重口味暗殺回歸!《狙擊之神5》成就/獎盃要你射爆希特勒的小鈴鐺

海拉魯水行俠!《曠野之息》玩家發現潛水新Bug 欣賞水下世界還能地心冒險?

《艾爾登法環》Let Me Solo Her成功擊敗女武神1000次 官方將送神秘驚喜祝賀

《NBA NOW22》口袋聯盟一手掌握 籃球愛好者不可錯過的掌上NBA

買到非法黑心點卡? 大量中國Switch用戶港服帳號被Ban不見

強勢成人作《魔法少女天穹法妮雅》登陸Steam 危險職業的變身不歸路?

Steam免費射擊對戰《香蕉射手》極度好評 來場香蕉愛好者的多人槍戰蕉流

強尼戴普、安柏赫德官司被玩成《逆轉裁判》 世紀法庭交鋒也要「異議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