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石/爐邊英雄傳:鎖國的詛咒 ─ 葛雷邁恩(下)

(先前未看過此系列的讀者,請先收看→ 上集中集

「當我和你一樣大的時候,我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像我的父親一樣。這是王子的責任。」

「我還以為王子的責任是某一天能成為偉大的國王。」黎姆轉過身去。他知道這場爭執已經不會有結果了,他的父親只會做出如同往常一樣的決定。

──《吉恩·葛雷邁恩:狼群之主》

天譴軍團奇蹟般地撤退了。

儘管從戰場形勢上來看,它們沒有任何撤退的理由。畢竟即便動用了狼人,卻也只是頂住先前逐漸後退的戰線。本來就不可能只靠著一批野獸就擊退無窮無盡的不死大軍。而比起被擊退,那些不死生物更像是對於吉爾尼斯失去興趣一樣,或者說他們有了其他更感興趣的目標。這某種程度證明了它們並非漫無目的的瘟疫,像蝗災一樣隨意漫遊,而是在背後有著施術者,甚至是更高位的領袖在指揮控制。

至少結果是好的。狼人依然替吉爾尼斯爭取了更多時間,直到天譴軍團的控制者改變心意,放棄攻陷吉爾尼斯,至於它們要去哪裡,這不是葛雷邁恩所關心的。

然而,檯面上的問題看似解決了,檯面下的隱憂卻逐漸膨脹成型。

狼人完全無法接受控制。事實上戰爭中就有零星報告指出狼人會不分敵我的攻擊所有的事物,但是這個問題直到吉爾尼斯準備要回收,或者說銷毀狼人時被凸顯出來。那些參與銷毀狼人行動的士兵、戰爭中意外被狼人攻擊的士兵,所有曾經被狼人抓傷咬傷的人,都會產生狼人化的突變。

《爐石戰記:黑巫森林》卡牌 ─ 南瓜農夫
《爐石戰記:黑巫森林》卡牌 ─ 南瓜農夫

到底狼人是什麼生物?一旦追溯起狼人的起源,就必須要回到夜精靈的文化說起。畢竟這種變化為野獸型態的力量,顯然是與卡林多大陸那頭的上古德魯伊文化有關。一群崇拜狼神戈德林的德魯伊,在幻化的過程中失控了,狼人化的德魯伊失去理智,徹底喪失了回復原型的方法,古老的德魯伊力量成了永久性的詛咒,而且具有傳染性。

大德魯伊瑪法理恩費盡千辛萬苦,將這些失控的狼化德魯伊放逐到翡翠夢境,並且永久地在夜精靈社群中,封印了變化為狼型態的力量。但很不幸地,原本應該要被這個世界徹底遺忘的狼人,偶然被達拉然(對,又是達拉然)的大法師烏爾發現。但烏爾只是純粹紀錄了他意外與翡翠夢境產生連結時的見聞,並沒有真正的應用。直到被後來的阿魯高,成功實現了能夠召喚原生狼人的通道…

狼人的詛咒不斷在吉爾尼斯蔓延。就在外界困惑著與世隔絕、杳無音訊的吉爾尼斯究竟發生什麼事時,沒有人知道,在高牆的另外一頭,整個吉爾尼斯全都陷在顫慄與恐懼的詛咒之中。

「放下您的固執,打開城門,跟外界求援吧!」吉爾尼斯下一代接班人,吉恩‧葛雷邁恩之子,黎姆王子苦勸道。當初羅德隆請求支援時,黎姆也是這樣勸諫著。

「呵…這種時候了,還能找誰呢?」

放眼望去,羅德隆已成了瘟疫之地,神秘的奎爾薩拉斯和達拉然都被阿薩斯踏平了,至於鄰國奧特蘭克更從來沒有成功復國。

這是何等的諷刺,過去總是作壁上觀的吉爾尼斯,直到真正需要外援時,卻已經沒有人可以出手相助了。

「我們…還可以跟暴風城…還有鐵爐堡求救啊!」

求救?先不管遠水到底就不救得了近火。葛雷邁恩從來沒跟矮人打過什麼交道,現在更不用說了。至於暴風城…安度因‧洛薩好幾年前在羅德隆會議上慷慨激昂的身影浮現在葛雷邁恩腦海中,當然也包含了自己在會議上不屑一顧的那桶冷水。現在要教葛雷邁恩涎著臉拜託那些曾被自己拒絕的人幫忙?

吉爾尼斯可以靠自己度過危機。

這才是吉恩‧葛雷邁恩所堅信的。這不過就是幾個失控的野獸在王國境內流竄,堂堂軍事強國吉爾尼斯怎麼會被擊倒?

女妖之王希瓦納斯
女妖之王希瓦納斯

但命運沒有給吉爾尼斯太多機會。天譴軍團是退去了,但新的威脅接踵而至。女妖之王希瓦納斯在擺脫巫妖王的控制後,接管了羅德隆的核心地帶。並在阿薩斯徹底消亡後,更加野心勃勃地向外擴張。

城牆的外面是逐漸蔓延的不死軍團,城牆裡面則流竄著上古的詛咒生物,而一些可靠的情報指出,政治犯克勞雷的支持者正密謀發動一次起事,要營救他們的領袖…

外有強敵,內有隱憂。吉爾尼斯像是被埋藏了好幾枚不定時炸彈,眼下看似寧靜,但沒有人能確定,這是不是暴風雨將來襲的徵兆。就在這個內外交迫,風雨飄搖的時期,率先爆發的不定時炸彈,是一聲又一聲響亮的狼嚎。

原本藉由祕密獵捕盡可能壓抑的狼人詛咒,終於在某一天突破了流行閾值,爆發成大規模的感染。

吉恩‧葛雷邁恩匆忙的組織起軍隊,對抗著成群瘋狂的野獸。但是猝不及防的突襲,讓吉爾尼斯難以建構有效的防線,再加上一旦打起城市巷戰,對正規軍來說最綁手綁腳的,就是那些還沒有撤退的平民。葛雷邁恩國王被迫做出了幾個艱難的決定。

撤退

他下令釋放自己的政敵,克勞雷領主。前提是,他願意帶領他的地下組織──北門反抗軍,協助撤離吉爾尼斯城的平民。

這一連串的決定都承擔著不低的風險。沒有人可以保證(至少高佛雷領主非常反對)那個「叛國者」究竟會不會實現他的承諾?抑或是再度圖謀奪取政權,就像他幾年前想做的那樣。就算真的願意協助撤退好了,到底能不能成功撤出那些老弱婦孺?

事實證明葛雷邁恩國王的眼光不俗,克勞雷領主並非圖謀上位的野心政治家。相反的,他一切的著眼點都是為了吉爾尼斯人民,即便是數年前的北門起義亦然。於是國難當前,兩股分裂的勢力再度合流,北門反抗軍甚至獻出所有藏匿在城內的軍火和物資(這著實讓他們的國王震驚了一下),倖存者陣線的信心又增強了許多。

雙方擬定了一項大膽的計畫:由克勞雷率領志願者(多數是他的追隨者),盡可能製造聲響和騷動,吸引大部分的狼人注意後,退到聖光大教堂堅守陣地,直到葛雷邁恩國王引著其餘的士兵和平民安全撤出吉爾尼斯城。

葛雷邁恩家的長子‧黎姆,一度試圖爭取讓自己能成為帶領志願軍堅守大教堂的指揮官,但是被克勞雷拒絕了。

「你很勇敢,但吉爾尼斯更需要的是一位賢明的君王,孩子。」克勞雷拍了拍眼前既是青年才俊,同時也無所畏懼的初生之犢。「而且你總不能讓你的父親一邊帶著他的人民撤退,一邊還要頻頻回頭掛念著城裡的你。」

吉爾尼斯地圖
吉爾尼斯地圖

崩塌

剩下的人全都平安撤退了,但沒有人高興得起來。克勞雷和斷後的志願者們,沒有在約定的時間歸來。

陰雨綿綿的天氣,為所有人的心裏都蒙上一層陰影。那些志願者有些還是被吉爾尼斯人厭惡的叛亂者,但他們卻願意為了所有人的生命犧牲自己。

然而,生還者還沒來得及整理傷感的情緒,一場全球性的災難席捲而來。不可思議的力量撼動了所有人腳下的大地,發出轟隆隆的低鳴。飛禽驚叫,走獸奔竄。劇烈的震動甚至讓某些承受不住的地面斷裂,噴發砂石。當時的吉爾尼斯人完全對這場災難的來源沒有概念,但事後我們都已經知道到底誰該為這些事情負上最大的責任。

重出江湖的死亡之翼,讓整個艾澤拉斯發出了撕心裂肺般的悲鳴。許多地形和地貌都一夕滄海桑田。吉爾尼斯雖然沒有直接承受死亡之翼的侵襲,但一連串的強烈地震,摧毀了不少房屋,也讓沿海地區發生海水倒灌。更重要的是…

「怎…怎麼會…?」葛雷邁恩國王不可置信地看著遠方,那個曾經是吉爾尼斯國力象徵的地方。

高聳的城牆,巨大的城門,在剛剛的轟鳴聲中,發出屬於金屬和石塊崩落的噪音,崩塌了。

那個曾經為吉爾尼斯,擋下天譴軍團千軍萬馬的葛雷邁恩之牆崩塌了。

崩毀的葛雷邁恩之牆
崩毀的葛雷邁恩之牆

即便所謂的大災變才剛結束,但吉爾尼斯的敵人不會放過這個天賜良機。女妖之王抓緊機會,率領大軍穿越了原本固若金湯而讓被遺忘者一籌莫展的葛雷邁恩之牆。

穿越城牆的被遺忘者大軍
穿越城牆的被遺忘者大軍

大量的被遺忘者部隊,挾帶著重型武器迅速地推進到吉爾尼斯城郊。甚至他們還驚喜地發現吉爾尼斯城完全空無一人,他們只在外緣遭受到零星的、不成建制的抗擊。平常以勇猛剛強著稱的吉爾尼斯人不在城內,都到哪裡去了?這是被遺忘者的角度。

被遺忘者和攻城武器
被遺忘者和攻城武器

但是對吉爾尼斯倖存者而言,原本遍布狼人的城市如今「狼去樓空」才讓他們感到訝異。甚至可以說,連城外的狼人都像是消失了一般。已經有段時間沒有任何狼人的目擊報告了,反倒有越來越多「死人骨頭」到處佈防偵查。

轉機

這樣的質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而且這個解答非常地振奮人心。那些原本在城中的狼人不是消失了,更不是令人擔心的逃竄至野外。他們被一群意外的訪客收容了。

前面說到,狼人詛咒的起源是距今超過一萬年的上古時期德魯伊,在變化形體時徹底失控,崇拜狼神戈德林而走火入魔,最後被瑪法理恩封印在翡翠夢境。儘管威脅被收服在艾澤拉斯的另一個位面,德魯伊們依然持續監控著這股失控的力量。因此當大法師阿魯高釋放源自翡翠夢境的狼人時,很自然地被那些與翡翠夢境相連接的德魯伊們感應到了。

夜精靈快速組織了一批德魯伊先遣團,遠渡重洋來到吉爾尼斯。儘管沒能趕上狼人詛咒大爆發,但也在事態惡化擴散之前,成功壓抑了詛咒。他們熟練地制服狂暴化的狼人,以古老而神祕的力量,驅散了盤踞在狼人心中狂躁翻騰的濃密黑雲。理性的曙光漸漸地從每個狼人的雙眼浮現,但也伴隨著一絲困惑與慌亂。德魯伊們繼續耐心引導,他們教導被詛咒的吉爾尼斯人,如何達成心中野性與理性的平衡。既不是刻意的壓抑,也不是完全的釋放,而是精巧的平衡。

德魯伊的引導
德魯伊的引導

正如戈德林之靈祝福吾等德魯伊一般,
就讓這位吉爾尼斯兄弟,
從他們族人的智慧,以及狼神的兇猛之上,
得到祝福吧…

正如達然尼爾撫慰著那些投身野性、揚棄平衡,
而受詛咒的德魯伊一般,
就讓達然尼爾撫慰這位吉爾尼斯兄弟吧…

就讓鐮刃斷開那不該被綁縛的!
就讓靈魂宰制野性!
勝過讓野性宰制靈魂!

更令人驚喜的是,原先失蹤的克勞雷領主也在這群穩定的狼人之中。

「克勞雷!你,和你的精靈盟友,依法猶應服從於王家軍隊之下。」高佛雷領主一踏進來,便毫無顧忌地在眾人面前大聲宣告著:「不論是否受到詛咒,你們仍受吉爾尼斯律法管轄!」

「是你讓這隻蟾蜍代表你發言嗎?吉恩?」克勞雷的視線越過面前戴著厚重圓眼鏡的頑固人物,對著隨後進來的吉爾尼斯王說道:「你是以一位朋友的身分來找我,還是以一名暴君的地位前來?」

「不,老朋友,我是以對等之姿與你會面…」

說完,葛來邁恩國王化身成了一頭野獸,高傲而灰亮的鬃毛,覆蓋在爆脹的身軀上,但原本應該狂亂抓咬的雙爪,卻溫馴地抓著韁繩。銳利的目光沒有完全的野性,而是堅毅地回望著克勞雷。

「不可能!!!」高佛雷幾近崩潰地叫喊著。他不敢相信自己服侍的國王,居然也是那個令人憎惡的生物!「要我服侍一頭狼人,我還不如去死!」

高佛雷衝向外頭,不知所蹤。

高佛雷領主
高佛雷領主

「好啊!吉恩。現在不再是律法,而是某種更為強大的事物,作為我們彼此的羈絆了。我的人全都準備好為你效命了,我的國王。」克勞雷深深地行了一個禮,周圍的所有狼人也隨之行禮。

「諸事已成。我們將為吉爾尼斯團結一心,將被遺忘者逐出我們的土地!」

據傳在秘密獵捕狼人時期,葛雷邁恩國王便意外遭到獵物抓傷,而遭受詛咒。但他始終隱忍不發,透過藥劑的控制,以及更重要的,一位被認為最早來到吉爾尼斯調查狼人詛咒的夜精靈調查員暗中協助著,才能穩定而自在地繼續以葛雷邁恩國王的姿態行事。至於崩潰的高佛雷領主,據說有人在被遺忘者的軍勢中,目擊到和他極為相似的不死者。諷刺的是,他因著厭惡狼人而抗拒加入新陣營,卻意外地讓自己被希瓦納斯的爪牙「復活」,承受了另外一種詛咒。

反攻

「被遺忘者覺得我們很弱不經風、一盤散沙。他們覺得我們會像夾著尾巴的狗一樣連滾帶爬地逃跑。」

年輕而宏亮的嗓音在濕冷的灰石橋周遭迴盪著。

黎姆的鼓舞
黎姆的鼓舞

「他們徹底的錯了,錯得離譜。因為我們將在野外戰到最後一座壕溝崩塌,最後一架大砲停下!我們將在街上戰到最後一枚子彈擊發!就算彈盡援絕,我們也要挖起鋪在城底的石磚,砸碎他們的頭顱和骨架。我們將在巷道裡戰到握劍的手指浴血龜裂,而劍身被擊碎散落於地面!

就算我們最後發現,身處重重包圍而手無寸鐵…遍體鱗傷而了無希望…我們還是會抬起頭狠狠地往它們的臉上啐一口。」

那宏亮的聲音深深吸了一口氣。

「我們‧永‧不‧投‧降!!!」

「為了吉爾尼斯!!」

上千個赤忱的愛國之心,在年輕的黎姆王子鼓舞下,吆喝著向他們家鄉奔馳而去。堅實的橋身輕微地低鳴著,回應著那一雙雙奮不顧身的腳步。不管是正規軍人還是義勇民兵,不管是狼人還是正常人,不管是北門陣線還是老吉爾尼斯人,過去曾經互相猜疑敵視的各幫人馬,今天都只有一個身分和使命:光復自己的家園。

這一波反攻著實讓被遺忘者始料未及。他們難以想像一個首都被攻陷的國家,居然還能凝聚出如此強大的力量。而那些保有理性的狼人,再也不是失控的殺人兵器,而能配合著事先擬定的戰略,精準地發揮他們兇殘的殺傷力。

吉爾尼斯反抗軍一鼓作氣反攻到了城中心,巧妙的戰略將被遺忘者的領袖,也就是鼎鼎大名的希瓦納斯‧風行者包圍在吉爾尼斯軍勢中。

「阻斷她的退路,黎姆!我們逮住她了。」

吉恩‧葛雷邁恩二話不說掄起利爪撲向那冷血的侵略者,迅速地擊倒她周圍的雜魚。但早在前世便身經百戰的希瓦納斯也不是省油的燈,靈巧地閃躲接二連三的揮擊。雙方又纏鬥了一陣,直到…

「夠了!」希瓦納斯用足以撼動心靈的音爆大喝一聲,震退了狼人國王,也震懾了周圍的反抗軍。

「我們就看看吉爾尼斯能有多勇猛…在他們失去他們頑固的領導人之後!」希瓦納斯冷不防射出一枚毒箭。

「父親!」黎姆飛身撲過,那枚毒箭不留情面地扎進吉爾尼斯王子的身體。

「不!!!」

「哼,真是浪費。就這樣在這隻兔崽子身上浪費了這把毒箭。反正…哼…我們還會再見的。」希瓦納斯冷笑著,化成黑影竄出驚駭不已的人群。

黎姆倒下
黎姆倒下

老國王顫抖著手,抱起他奄奄一息的長子。

「我們成功了,父親…」黎姆的目光開始因為毒性發作而渙散,氣若游絲地吐出幾個字:「我們拿回我們的城市了…我們…拿回…」

吉爾尼斯王子在他的父親懷中溘然逝去。

命運是如此地捉弄人,是如此地捉弄吉爾尼斯。就在這個王國將要擺脫過去分裂的社會,走出崩塌的城牆,驅逐侵門踏戶的外敵之際,開了個巨大的玩笑。甚至,至少在老國王昏邁頑固,而年輕的王子有如朝陽般,帶給陰冷的吉爾尼斯一縷有著溫暖朝陽的未來時,命運毫不留情的把那透著陽光的縫隙關上了。被當做吉爾尼斯的未來期待著,就連吉恩‧葛雷邁恩也默默自認為他的兒子將會成為比自己更偉大的國王,那個帶領灰心喪志的人民重拾信心,迎向敵人的黎姆‧葛雷邁恩,就這樣死在一發卑鄙的冷箭之下。即便那不是衝著黎姆而來,但是他一樣永遠的離開了。

黎姆逝去
黎姆逝去

長子的死亡無疑給老國王沉痛的打擊。他為此抑鬱自責,甚至懊悔不堪。

「父親,你早該聽我的。」黎姆在以他家族為名的高牆上,對著老國王說。

「我早該聽你的…黎姆。」

但已經沒有人會回答老國王了。

吉爾尼斯軍的攻勢因為王子的死亡受挫。但是真正讓吉恩‧葛雷邁恩感到害怕的卻不是失敗。而是他們刺探到希瓦納斯居然連負責監視女妖之王,來自奧格瑪的督軍都要隱瞞,而秘密地安排動用瘟疫,準備要大規模消滅任何吉爾尼斯境內「活生生」的東西。

又到了危機中的兩難抉擇。是要堅持下去,一鼓作氣擊退依然佔據一半以上吉爾尼斯的被遺忘者們,然而一旦失敗就要徹底滅亡在瘟疫中;抑或是趁災難還沒有爆發前,盡早打算離開…(他甚至還不能細想自己的人民又能到哪裡去?)。

「黎姆,如果是你,又會怎麼做…?」老國王忍不住想起自己那英姿煥發的長子。

黎姆王子
黎姆王子

在自己又逐漸模糊的視線中,他好像看到摯愛的兒子對著自己微笑。

年輕的臉龐點了點頭,伸出了自己的手。

老國王也伸出手。但他沒有抓住那幻影的手。

他握住了那些來自遙遠大陸的異鄉人之手,用他濕潤的眼睛,顫抖的聲音說道:

「救救我們…來自遠方的朋友…救救我的人民…」

後話

在夜精靈特遣隊的協助下,吉爾尼斯的倖存者們終於離開了他們早已滿布危機的家鄉。所幸特遣隊的主力帶著重型兵器和輜重陸續抵達,雖然不足以和被遺忘者,以及奧格瑪來的增援一較高下搶回吉爾尼斯,但是協防撤退點的港口卻是游刃有餘。吉爾尼斯人包含葛雷邁恩國王在內,對於這群來自遙遠的彼方,神秘而睿智的種族,不求回報地掩護整個吉爾尼斯大撤退,由衷地感謝。

夜精靈援軍
夜精靈援軍

不能收復失土固然遺憾,但當務之急卻是要留住青山。葛雷邁恩國王最後終於放下過去頑固的自己,他想起自己那總是為人民著想的長子,想起了他總是念茲在茲的那些事。他終於走出了,那道圍住自己的高牆。

而他也沒有忘記,希瓦納斯是如何貪婪且不顧一切的竊奪他的國家,他的人民,甚至他摯愛的兒子。在夜精靈的家鄉泰達希爾重新安頓,並重回聯盟的吉爾尼斯,為聯盟溢增了一大戰力。從此和希瓦納斯結下樑子的狼人國王吉恩‧葛雷邁恩也多次揭穿女妖之王的陰謀,阻止她遂行那些邪惡的計畫。而他也成了自己的晚輩,聯盟的領袖瓦里安‧烏瑞恩國王的重要臂膀。

老國王吉恩的故事是充滿悲劇的,但我們卻能在它身上看見對一位老人家而言難能可貴的成長和改變,認識到從來沒有什麼只靠自己就能做到的事,而只要願意伸手,永遠都不怕沒人回應。吉爾尼斯曾因吉恩‧葛雷邁恩的頑固而瀕臨分裂,卻也因為他的改變而重新團結振作。年輕有為的王子黎姆驟死於吉爾尼斯之役,是吉爾尼斯的重大損失,但如果他的犧牲能換到吉爾尼斯雖然國破,但人心猶在,又未嘗不是為他熱愛的國家獻上一筆呢?

這次的故事就到這裡,下回又有什麼樣精采的人物,等著我們發掘呢?

本文由暴雪社群贊助

同類好文

《逃離塔科夫》實況主「下海」揭開掛者橫行 後續遭駭客遠端摧毀3顆SSD

Steam極度好評紳士《月之鏡:慾望之館》女友分手不哭不哭 洛式瑟蕉趴讓弟弟代替你流淚

紳士名作《夏日狂想曲》冬季篇Beta佛到像正式版? 牛人要素更明顯小心叔父在看

AI繪圖紳士《地城&黑暗:大穴和自由街》心得:在城鎮玩城「震」 撇除爭議仍是精緻小品

《臥龍:蒼天隕落》心得:戰鬥向《隻狼》取經? 征戰三國一直絕脈一直爽

Steam極度好評《陰森之子》心得:野人廚房再開張! AI夠ㄎㄧㄤ三腳女淋雨有點香

Steam極度好評《Outlanders》心得:異鄉人超會「做菜」 經營村莊結果「搞」到全村餓掛

Steam冒險RPG《盧恩咒術師》心得:雙人開發窮人版類魂薩爾達 找朋友湊團翻滾吧!

《人中之龍 維新!極》評測:新穎玩法不夠情懷來湊? 與其說重製不如叫強化

Steam極度好評《主廚人生》心得:地方咖啡廳開到米其林餐廳 腸腸頂級廚師的料理!

Steam冒險生存《冬日倖存者》序章試玩:野狼歸剛開咬 掉SAN夠麻煩了你兇P喔

音浪太強!《完美音浪》心得評測:跟上熱血搖滾節奏 老派動作遊戲還能撸貓最對味

生化奇兵在蘇聯?《原子之心》評測:戰鬥爽快ㄘ我神奇手套 解謎多到主角吐槽

乙女向/《Code:Realize ~白銀的奇蹟~》心得:FD專業撒糖 粉絲小心蛀牙!

《96號公路:0英哩》Steam試玩:前傳由此開始! 搭配爽快音樂跑酷建構公路宇宙

火熱排行

《小美人魚》真人電影VS原版20組對照圖 網讚還原度超高但「動畫還是經典」

日本阿宅帶投影機露營看《孤獨搖滾!》 「生放送」穿透帳篷夜晚氣氛全沒了

吉卜力公園傳癡漢遊客拍糟糕照片 當局痛斥如迴轉壽司惡搞:寧可他們別來

戀愛惹!Kson總長《人中之龍》酒店小姐取材畫面曝光 超香打扮粉墨登場村民暈爛

再見了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寶可夢》最終章火箭隊找回歷代夥伴仍分道揚鑣

再4天《捍衛任務4》就要在台上映 「飯店經理」Lance Reddick驚傳逝世

你知道嗎?Steam紳士寵物培育《零號生命體》守宮也可娘化 跟壁虎瑟瑟換取特赦

DLsite紳士新作《牛頭人教室》發售叫座不叫好?轉學黃毛無情開牛 你各位都是綠色的

《逃離塔科夫》實況主「下海」揭開掛者橫行 後續遭駭客遠端摧毀3顆SSD

來扶魚住!DLsite好評紳士《魔導士小奏的扶他地牢探險》登Steam 小心歐派三明治夾攻

開甚麼國際玩笑!《惡靈古堡4 重製版》里昂完全坦誠相見 還分升旗、降旗雙版本

《一拳超人》原畫師讓漫畫226話「龍卷胖次」橋段動起來 村田雄介看了直呼完美

《霍格華茲的傳承》揭新數據!22.5億黑巫師被擊殺 玩家用整排妖精雕像裝潢萬應室夠無情

《惡靈古堡4 重製版》媒體解禁一片好評26家滿分 IGN讚「原DNA注新主機變兇猛怪物」

總長認證馬來西亞kson是真愛 見肉圓披薩問「這棒球嗎?台灣人專搞這種w」

死神老爸悄來台?hololive咖啡廳驚見Calli簽名 說來就來粉絲朝聖預備

為了學術研究!Netflix紀錄片《一射千金》3月15日開播 揭曉P字號紳士網站真面目

Steam極度好評紳士《月之鏡:慾望之館》女友分手不哭不哭 洛式瑟蕉趴讓弟弟代替你流淚

任天堂釋《薩爾達傳說:王國之淚》全新實機圖!保密到家三月恐無更多消息

念舊Leon!玩家發現里昂《惡靈古堡4 重製版》使用的小刀 正是《惡靈古堡2》馬文送他那把

hololive SUPER EXPO 2023展位解禁!能用《HoloEarth》線上參與 51位成員表演字卡曝光

老師我想上課!《霍格華茲的傳承》紳士模組終讓加里克教授「去去衣服走」還學會化妝

下空神話破滅?《一拳超人》龍卷胖次走光 站埼玉旁凸顯「最萌身高差」

貴班真亂!DLsite紳士新作《牛頭人教室》轉學生想當睡每人 得玩一輪才知道有人發綠光?

25年回憶!小智聲優松本梨香The First Take獻唱寶可夢無印名曲 4.2萬人同看超燃演出

達人成功最速蒐齊《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11把鋤頭」真農夫眼明手快

荷包狙擊!hololive 2023大拜拜揭多款周邊 萬代大軍與好微笑模型、全新立牌一次看

台VTuber杏仁咪嚕遭死亡威脅!兇手炎上刪片道歉 經紀人:以為律師也虛擬的?

《驚聲尖叫6》正片要先尖叫才能看?觀眾哼啊啊啊叫成一團 有趣互動掀熱議

兔臀好辣!holo族長自罰地獄辣麵卡撐GG 與Moona交流引野兔熱議「別讓瑪琳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