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哲學談《新世紀福音戰士》 我們要選擇孤獨還是選擇他人?

《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
《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

舊世紀福音

「神用六天創造了世界,我們的祖先在那裡活得幸福快樂。
但有天,他們受不住引誘,吃了禁果,所以我們都有原罪。
我們都有原罪,所以我們的一生就是一個救贖的過程。
上帝派了祂的兒子到這個世界,為我們犧牲,所以我們都得到救贖。」

隨着人類文明的發展,尤其是科學的進步,這個關於原罪、福音與救贖的故事愈來愈少人相信。對很多人來說,這只是人類歷史中,一個曾經使人痴狂著迷的故事。它已經是一個舊世界的福音故事。

那麼,活在「新世紀」的我們,還有原罪嗎?我們仍需要救贖與福音嗎?

「需要。」《新世紀福音戰士》的監制庵野秀明這樣說。

活在「新世紀」的我們,仍然有一種無法擺脫的「原罪」。但又有誰能救贖我們呢?我們期盼着的新世紀福音又是甚麼?人類為甚麼需要補完?又如何能夠補完?《新世紀福音戰士》便是講這樣的一個故事。

害怕孤獨吧

新世紀的人,不再相信自己都是上帝的兒女,不再相信身邊的人都是自己的弟兄姊妹,不再受亞當夏娃的羈絆所牽扯。我們成為了新世界的主人,每個人都是獨立、自由、自主。不用神之子,我們早已救贖了自己。

但新世紀的我們,就此過回當初亞當夏娃的美滿生活嗎?似乎新世紀的生活並沒有變得美好,我們依舊活在絕望、痛苦與恐懼之中。那麼,我們到底在害怕甚麼?

當上帝跟我們的羈絆、人類祖先跟我們的羈絆,以至我們彼此的羈絆都失去的時候,我們就是一個個孤懸的個體。活在新世紀的人,最害怕的是寂寞,是疏離,是自己孤獨的存在。

因此,我們都需要他人。無論快樂與憂愁,我們都需要和別人在一起。一個人的快樂,彷佛不是快樂。一個人的憂愁,像是兩倍憂愁。為了打開那道與人連在一起的窗,人類瘋狂地發明了無數「社交」工具:Facebook、IG、Whatsapp、Line、Skype,為的就是使我們可以無時無刻地與別人在一起。只要我們願意,我們孤獨的「原罪」必會得到救贖,就像舊世紀裡的福音一樣。

外表堅強的明日香,曾經以為自己可以獨自一人活下去。她相信,即使爸爸不在、媽媽不在,她也可以活得好好的。但她真的能做到嗎?她真的抵受到寂寞隨時隨地的來襲嗎?無論她外表多堅強,到頭來,還是會因為寂寞而哭。

努力逃避一切人際關係的葛城美里呢?她也無法真正孤獨地活著。無論她多努力收藏自己,她還是需要別人。對着加持良治、赤木律子、碇真嗣,美里總有些時候會忍不住敝開自己的心,哪怕敝開的只是一線很快又閉回去的窗。

別人於我的意義,除了是心理上的慰藉之外,還有行動上的意義。以真嗣為例,他人為真嗣提供了一種生活方式:每事隨大眾而活。大眾不是一個具體的人,只是眾多的他人所組成面目模糊的東西。但這個面目模糊的東西卻有種力量,可以對我的生活指手劃腳。我甚至可以把整個生命交託給「它」。碇真嗣一直也在過這種毫不費力的生活。別人要他駕駛 EVA,他便駕駛 EVA,別人因此稱讚他,他便更投入在駕駛之中,甚至把駕駛 EVA 當成了自己整個生命的基礎。當別人託管了碇真嗣的生活之後,真正的碇真嗣便不用再為自己的生活費煞心神。在明日香眼裡,這種交托給大眾的生活「本身就是一種輕鬆的生活方式」。

因此,當真嗣發現自己在一個只有自己沒有他人的世界時(第廿五話),他立刻感到手足無措。只能說「告訴我到底該怎麼辦好」。

或許,你會覺得真嗣這種完全依賴他人的生活方式,太過極端,並非一般人的處境,但我們仔細省視一下自己的生活,他人仍然是極其重要。設想一下,世界上所有人都消失了,只剩下你一個,有多少人仍然會做現正手頭上在做的東西?有多少人還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標?我們在思考要做甚麼不做甚麼時,他人總是像個拿不掉的背景,是我們行動時潛而不顯的前提。即使你沒有把生命假手於人,我們絕大部分所做的事也唯有他者存在才有意義。

像以前的人由上帝引領一樣,我們現在也可以把自己交由大眾引領,免去思索自己下一步要去哪裡的痛苦。沒有了他人作為我生活的背景,沒有了大眾作為我的牧羊人,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因為沒有了他人,我們都不知道能到哪裡去。

他者存在甚至是我存在的先決條件。沒有他人,我便無法能把「我」這個東西的界線劃出來。我把「我」這個東西的界線劃出來的一瞬間,他者也同時被劃分出來了。這就像你在一無所有的白紙上劃出第一個圓形,圓形存在的同時,不屬於這個圓形的東西也存在了。佛家說,這個狀態「如兩束蘆,互倚不倒」(《雜阿含經》)。你我就像兩根蘆葦,你依著我,我依著你。拉走任何一邊,另一邊都不可能站得住。[1]

我們心理、行動、存在上都需要他人。對軟弱的碇真嗣如是、冷酷的綾波麗如是、外表堅強的明日香如是、成熟能幹的葛城美里如是、甚至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碇源堂也如是。只要你是一個人,而不是AT力場強大的使徒,你就不可能孤獨地活着。

害怕他人吧

「我們無法獨自存在」只是整個新世紀原罪故事的一半。因為如果童話中,「兩人永遠幸福快樂地活下去」的情節是真的話,「我們無法獨自存在」這個宿命根本沒甚麼大不了。

可是,我們都知道「兩人永遠幸福快樂地活下去」只是騙人的幻想。這從來都不可能。你我除了是兩束蘆葦,更像兩把利刃。兩個人走在一起,總有互相撕磨的一天。在整個《新世紀福音戰士》的故事中,同步率是個永恆的問題:同步率100%永遠只是個短暫的僥倖。

你與我之間的關係是如此脆弱,我們的存在也是如此脆弱。在渴求他人的過程中,我們總是如此害怕。我們害怕別人討厭自己,害怕別人不再需要自己,害怕別人離自己而去。在與他人相處的時候,我們總是提心吊膽,總是禁不住猜度別人眼中的自己。

甚至,我們會成為了一個只為了討好他人而活的人。碇真嗣喜歡駕駛 EVA 嗎?凌波麗喜歡嗎?明日香喜歡嗎?根本沒人喜歡。碇真嗣討厭碇源堂,但也怕被他討厭。怕被他討厭,因為怕被他拋棄。怕被他拋棄,因為碇真嗣是人。

明日香時常想勝過他人,因為她想被別人需要。她想被別人需要,因為她知道她的爸爸、媽媽都不再需要她。如果沒有人再需要她,她也沒有存在的理由。

的確,像明日香所說,把生命交託給別人,是一種輕鬆的生活方式。但這也意味著我的生命已經不再是自己的。一個不是自己的生命,無論是個多麼出色的 EVA 駕駛員,又有甚麼意義呢?

在一個只有自己的世界裡,就像碇真嗣所說,總等待他人可以「告訴我該怎麼辦才好」。但這個不知接下來要做甚麼的世界,也是一個做甚麼都可以的世界。我不知道要做甚麼,正正是因為我似乎甚麼都可以做。也就是說,沒有他人的世界,才是一個真正自由的世界。

在這個只有我的世界裡,我是一切的主宰,一切的中心。世上的一切都在黑暗裡靜靜地待着,我是唯一可以照亮他們的光。只有我能把它們從寂靜之中喚醒,使它們的存在變得有意義。整個世界裡,只有我有權,去評價它們,去喜歡或厭惡它們,去親近或拋棄它們。[2]

如果我想生火,我隨手拿起一根樹枝,這根樹枝便是燃料。但如果我想爬山,它便成為了一根手杖。如果我既不想生火又不想爬山,它便只會繼續躺在路邊,在黑暗中待著。世上的一切,它們的意義、價值的高低,都由我一人說了算。我「統治」著這個世界。我是自由的。

但當他人走進來了之後,一切都改變了。他人破壞了這個自由的世界。這就像這部只有我一個人做主角的電影,突然多了另一個主角。更可怕的是,我知道我在這個「另一個主角」的眼中,就只是一個配角,正如他在我眼中永遠不可能是主角。我在他的眼中,就像他在我眼中一樣,只是一個被我所評價、喜歡或厭惡、親近或拋棄的一個對象。

沙特有個有個著名的故事,可描述這個經驗。設想,某酒店房間傳來一陣聲音,好奇的我透過房門的鑰匙孔去偷看房間發生的事情。這個時候的我,是世界唯一的觀察者。即使我是在偷窺,我也不會感到羞恥。因為我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可以被評價,成為一個被引以為恥的對象。突然,一個酒店的員工站在我背後。我回頭一看,看著他正看著我。羞恥的感覺一瞬間便充滿了我的身體。我立即開始為自己的行為解釋。

這個經驗說的是,在只有我的世界,我是賦予意義的主體,也是世界的中心。但他人闖進來之後的世界,我成為了被評價的客體,也放逐到世界的邊緣。突然,我不再自由了。我所說的一切,一舉手,一投足都被他人看在眼裡,成為他人評價的對象。當我意識到這點之後,我便會為自己感到羞恥,亦感到要向別人交待的壓力。沒有他人的話,我又怎會無端為自己偷窺的行為作個解釋?又怎會無端為偷窺的自己感到羞恥?

因為不想再被人視為懦弱,所以碇真嗣強迫自己勇敢。因為不想被人視為無用,所以明日香強迫自己成為最出色的人。當他們意識到自己不如別人所期望時,他們都為自己的存在感到羞恥,甚至寧願自己從不存在。

而且,我與他人的相處永遠在矛盾之中。因為他人作為世上除我以外的主體,挑戰了我對世界的「統治權」。我本來自由地「統治」着世界,世界的一切意義都是我所賦予的。但當我意識到世上還有其他評價者時,我便發現,我對事物的意義根本沒有控制權。我與他人的相處,其實就是在爭奪意義的話語權。

當疲倦的我走向眼前一張長椅,我看到的是一個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但對從另一邊走過來的上班族來說,他看到的是一個可以用來吃午餐的地方。我們都是「統治者」,但我們卻生活在同一個世界。我們共同的事物經驗,卻各自賦予事物不同的意義。一張公園長椅的意義可能沒甚麼大不了。但他人與我所爭奪的,也可以是某個人的意義,甚至我自己的意義。這些意義的爭奪,便是為甚麼人與人永不可能「和平」共處的原因。

因為他人,所以我永遠活在彷徨之中、所以我失去了屬於自己的生命、所以我恥於自己的存在、所以我要向他人交待、所以我失去了對世界的「統治」而變得不自由。但我們能夠逃回去那個只有自己的世界嗎?No Exit。

新世紀的原罪便是:我永遠需要與他人活在一個沒有出口的房間,但他人永遠是個地獄。[3](電視版《新世紀福音戰士》的第 25、26 話可能是日本動畫史上最令人錯愕的結局。從劇情的角度看,這個「結局」無疑是令人無言的,但其實這兩話透過一種意識流的手法,表達了整個故事的核心:新世紀的原罪。)

新世紀福音與救贖

這個讓人絕望的存在處境,便是新世紀的原罪。

人類有原罪,所以我們需要救贖,也就是──人類補完計劃。

人類如何才能補完?對 SEELE 來說,便是解放全人類的絕對領域,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隔膜,使一切個體都融合在一起,回歸成一片 LCL 之海。這便是我們的救贖,新世紀的福音。

在這片 LCL 之海中,不會再有憎恨、不會再有拋棄、不會再有不自由、不會再有羞恥、不會再活不下去。因為這裡連他人也不再有,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這是我們唯一的補完計劃嗎?對碇真嗣的母親碇唯來說,這個不是真正的新世紀福音,因為沒有了有如地獄的他人,也等於沒有了自己。碇唯認為,SEELE 的計劃,與其說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如說是沒有你也沒有我,一切歸於虛無。

所以碇唯走的是另一個極端:若果我們不能「打成一片」,倒不如使人類可以強大得有如使徒般活著。所以她製造了一種可以寄存人類靈魂的 EVA 機。EVA 機的參照原型正是 AT 力場強大得可以孤獨地活著的使徒。如果我們可以像使徒強大,不用依賴他人的存在而活的話,我們的原罪也一樣能夠被救贖。

這便是碇唯心中另一個方向的人類補完計劃。

「真令人受不了」

一切歸於虛無,還是永遠孤獨地活著?意外成為「上帝」的碇真嗣,在最後放棄了這兩個選項。他選擇了原本的世界。

沒錯,這個與他人困在一起的世界就是個地獄。碇真嗣在選擇完之後,看到明日香這個他者的一瞬間,便痛苦得想挬死她。

這個有你有我的世界,就如全劇最後一句對白所說:「真令人受不了」。

但也唯有這個有你有我的世界才會有愛與感情。沒有了他人、沒有了恨,也不會有愛。他人就是地獄,但也唯有他人,這個世界才會如此精采。沒有了他人,就不會有朋友、親人和愛人。

所以,碇真嗣放棄了「救贖」,回到這個充滿了人與人的世界,回到他人的地獄裡。

每天緊緊地夾在他者之間的你,又同意碇真嗣最後的選擇嗎?

後記

說《新世紀福音戰士》這套動畫是神作,應該不會有太多人反對。[4] 即使你沒有看過《新世紀福音戰士》,你也會聽過凌波麗、暴走、使徒這些東西。不過,與它受歡迎程度成正比,正是其晦澀程度。

它之所以是一套極難懂的作品,因為一方面,撇開這套作品所探討的主題與所包含的哲學意涵,這套作品的故事情節本身就已極其難懂。大量世界觀設定都沒有明確交待過。至少,我在第一次看這套動畫的時候,連使徒是甚麼、為甚麼要跟使徒戰鬥也是完全沒有搞懂。一口氣看完廿十多集後,只記得看了一堆超有型的 EVA 機在暴走。另一方面,這套動畫用了一大堆宗教符號及疑似科學術語。甚麼死海文書、亞當、S2機關、迪拉克之海(迪拉克 Dirac 是二十世紀的一位英國物理學家),每每看得人頭昏腦脹。

在這些宗教與科學符號的迷霧下,《新世紀福音戰士》的故事便變得更撲朔迷離,更不用說它所包含的哲學意涵。關於宗教與科學符號的部分,個人認為只是一種文學的修辭手法,用以渲染整套作品的神祕氣氛,對我們理解整套作品來說,不太重要(當然,正如第一節所說,此作品探討的主題與整部聖經的主題是有相通之處,這才令庵野秀明可以大量借用宗教符號)。至於情節的部分,如果室友連第二次衝擊、第三次衝擊、使徒與 SEELE 等不同人物的目的是甚麼都不了解的話,我強烈建議有空可以看看 Eva Zone 這個網站。裡面有對情節極其詳盡的分析,看完絕對可以知道究竟整個故事在講甚麼。

---

內文註解:

[1] 嚴格而言,這裡說的是「我」存在,必然依賴於「非我」的存在。沒有「非我」便無所謂「我」。而「他者」一般指的是他人,他人只是眾多我以外的東西之中的一種。但「他者」的特性,在於他也是與我有同等地位的主體,與其他能完全受我掌控的「物」不一樣。所以「他者」是「非我」中最為顯著者。

[2] 此比喻啟發自朋友火鳳凰。

[3] 此處參考了沙特的《存在與虛無》與劇作《No Exit》。

[4] 本文所談的主要是《新世紀福音戰士》的舊電視版1-26集,以及舊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漫畫版以及2007年開始上映的新劇場版不在討論範圍內。


文章授權轉載自《好青年荼毒室》。

原文標題:新世紀(EVA)的原罪、救贖與福音
原文網址:按此
官方臉書頁面:按此

同類好文

電影導演控《惡靈古堡8》抄襲 怪物外型幾乎照搬

卡普空我的咕咕鴨咧?《魔物獵人:崛起》玩家真的把1000把摺紙斬擊斧做完了

技嘉廣告諷「中國製造」遭電商平台下架筆電 技嘉致歉:堅持一個中國

「想想!」迷因爆紅 《惡靈古堡8》夫人吐心聲,海巡署也參戰

卡普空到底多恨手?《惡靈古堡8》伊森的倒楣雙手已成迷因擴散中

上古Bug活了8年... 《Minecraft》終於修好「鐵砧」噴裝異常

致敬遊戲相似到根本模組 連《星露谷物語》原創都直言不太爽

《仙劍奇俠傳》Steam開放對話編輯MOD 主角名、台詞通通都能改!

《魔物獵人 崛起》公開音效製作秘辛!泥翁龍的尾巴竟跟「芹菜」有關

模組大軍壓境《惡靈古堡8》 克里斯返老還童,吸血鬼夫人皺如暴君

國產成人《魅魔咖啡廳》Steam正式上市 今晚我想來點...❤

後宮倉庫番《Helltaker》一週年 追加免費新章節還有新的惡魔!

《惡靈古堡8》被做成初代PS版啦 這樣的夫人香嗎?

遭蘋果批販售色情遊戲 Itch.io妙回那把成人分類改成「不好說」

動作對戰《鬼滅之刃 火之神血風譚》公開「胡蝶忍」角色介紹影片

LOL/Faker生日快樂!BMW送450萬跑車、台灣粉絲包公車應援為李哥慶生

一個都別想跑!超狂國外玩家把《上古卷軸5》一切生物殺光了

《巫師3》次世代強化版可能使用粉絲重製模組

玩遊戲邊吃零食怕手髒?美國團隊開發「懶人筷」募資獲千人支持

日系恐怖遊戲《零》有新情報了!不過要在「柏青嫂」才玩得到

幻影社《戀活!》DLC「After Party」現已上架Steam 新增8種個性還有三人行

18禁!全新動作遊戲《來自深淵 朝向黑暗的雙星》2022推出,支援繁中

日研究證實 玩《健身環大冒險》可改善慢性腰痛

Intel新AI技術強化《GTA5》畫質 洛聖都道路逼真如Google街景

索尼、任天堂等平台被爆料到煩 要求Epic、蘋果訴訟封存機密文件

玩家反彈前作太嚇人 《惡靈古堡 8》製作人坦言有下修恐怖程度

不滿只能從PS Store購買PS數位版遊戲 美玩家怒告Sony壟斷

官司再曝Epic Games有意斥資2億美元 取得PS第一方獨佔遊戲

官方介入《鬥陣特攻》韓選手失言風波 中國隊伍聯合抵制不滿一週告吹

存檔死亡不回歸 《死亡回歸》迅速撤下問題更新檔,盼玩家先別開遊戲

火熱排行

電影導演控《惡靈古堡8》抄襲 怪物外型幾乎照搬

卡普空我的咕咕鴨咧?《魔物獵人:崛起》玩家真的把1000把摺紙斬擊斧做完了

技嘉廣告諷「中國製造」遭電商平台下架筆電 技嘉致歉:堅持一個中國

「想想!」迷因爆紅 《惡靈古堡8》夫人吐心聲,海巡署也參戰

卡普空到底多恨手?《惡靈古堡8》伊森的倒楣雙手已成迷因擴散中

上古Bug活了8年... 《Minecraft》終於修好「鐵砧」噴裝異常

致敬遊戲相似到根本模組 連《星露谷物語》原創都直言不太爽

《仙劍奇俠傳》Steam開放對話編輯MOD 主角名、台詞通通都能改!

紳士向/經營模擬佳作《死神教團》 為教祖的聖棒奉獻一切吧

《惡靈古堡8》通關心得:集歷代元素之大成,頭目豐富演出各具特色

《魔物獵人 崛起》公開音效製作秘辛!泥翁龍的尾巴竟跟「芹菜」有關

模組大軍壓境《惡靈古堡8》 克里斯返老還童,吸血鬼夫人皺如暴君

國產成人《魅魔咖啡廳》Steam正式上市 今晚我想來點...❤

後宮倉庫番《Helltaker》一週年 追加免費新章節還有新的惡魔!

聯盟戰棋/簡單好上手!S5「最終審判」入門推薦:地獄軍團、龍族孵蛋陣

《惡靈古堡8》被做成初代PS版啦 這樣的夫人香嗎?

遭蘋果批販售色情遊戲 Itch.io妙回那把成人分類改成「不好說」

聯盟戰棋/S5「最終審判」裝備合成懶人包 黯影道具效果全都錄

動作對戰《鬼滅之刃 火之神血風譚》公開「胡蝶忍」角色介紹影片

聯盟戰棋/S5法系陣容「黎明卡瑪&魔女刺」裝備推薦、營運思路解析

紳士向/唯美童話風黃遊《神殿と娼婦》 紳士都該一讀的精緻遊戲書

LOL/Faker生日快樂!BMW送450萬跑車、台灣粉絲包公車應援為李哥慶生

一個都別想跑!超狂國外玩家把《上古卷軸5》一切生物殺光了

紳士向/超精緻像素黃遊《雪屋温泉~子宝の湯~》 精通48手體位,一起增產報國吧

《巫師3》次世代強化版可能使用粉絲重製模組

玩遊戲邊吃零食怕手髒?美國團隊開發「懶人筷」募資獲千人支持

Steam極度好評《Teamfight Manager》從零開始的戰隊管理生活!

辱華遭封殺? 中官媒整理漫威上映電影 名單未見《尚氣》、《永恆族》

日系恐怖遊戲《零》有新情報了!不過要在「柏青嫂」才玩得到

幻影社《戀活!》DLC「After Party」現已上架Steam 新增8種個性還有三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