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如何評價克蘇魯動作冒險遊戲《The Sinking City》?

2019-08-23 15:40遊戲角落 觸樂網

我最開始為本文擬定的題目是「當我在玩一款克蘇魯背景的遊戲時,我希望玩到些什麼?──從不成功的《The Sinking City》談起」。

這個拗口的標題是什麼意思?首先,我是因為一個預告片而開始期待起了《The Sinking City》,並毫不猶豫地預購了。這款神秘恐怖題材的動作冒險遊戲,以20世紀20年代的小城奧克蒙特為舞台(Oakmont,所有故事都發生於此),以私人偵探兼老兵查爾斯·W·里德為主角,調查洪水頻發和可怕幻象背後的秘密。

在遊戲流程的前3個小時裡,它的確讓我感到驚艷。可惜,在最初的驚喜褪去後,這個遊戲以快得驚人的速度讓人感到失望和難以忍受。

在我把三個結局全都打出來以後,我感到我受到了欺騙:這個遊戲的實際水平,與它的預告片讓我產生的期待,根本不相匹配。

儘管《The Sinking City》令我非常不滿意,但無論是外表還是內在,它都是一款非常忠實於克蘇魯神話故事的作品。它的諸多優點與不足之處,都源於它與克蘇魯神話密不可分的聯繫。本文便以這兩者間的聯繫為主軸,從我個人的視角出發,一步步分析《The Sinking City》為何有時能讓我驚喜,而在其他更多的時間裡讓我失望,並對克蘇魯遊戲的未來進行展望。

「克蘇魯」這個拗口字眼已經出現好多次了,它到底是什麼?

在一戶人家的後花園住著一窩螞蟻。螞蟻們建造起了自己的小帝國,自豪地認為螞蟻這個種族簡直是天地的主宰、萬物的統領。不過,有一天,有那麼一隻或幾隻特別好奇的螞蟻通過持續不斷地調查,終於認識到花園裡除了螞蟻,還有許許多多可怕的怪物,而最可怕的怪物當屬人類,他們中隨便哪一個都能輕易毀掉螞蟻帝國。

認識到這一點的螞蟻瘋掉了,而人類自始至終都不知道這窩螞蟻的存在。至於這窩螞蟻和它們建立的帝國有沒有偶然或刻意地被哪個人類毀掉,這個故事並沒有告訴我們。

在克蘇魯神話裡,我們人類就是那窩螞蟻;一直生活在我們身邊、隨時能毀掉我們的那些怪物和「人類」,就是克蘇魯神話中描述的各類超凡存在。克蘇魯(Cthulhu)是其中最著名的一個,但不是唯一。

如果你之前對克蘇魯神話毫無了解,在看了上面那個比喻後也依然一頭霧水,甚至因為被稱作螞蟻而感到惱怒——那說明你是個正常人。事實上,克蘇魯神話本不過是作家H·P·洛夫克拉夫特筆下的故事,其風格和行文都怪誕離奇,並且在故事中我們這些弱小的人類從來都沒有好果子吃。

更反常識的是,所有克蘇魯神話都在嘗試傳遞一個信息──無知是種幸福。故事的主角往往是最好奇、對身邊的世界探查得最多的那個,也因此是在故事結尾瘋得最重的那個。鑑於好奇心和求知欲是我們人類與生俱來的品質,克蘇魯神話這種明目張膽地鼓吹「愚昧」的故事,必然會使許多人感覺受到了觸犯。比如,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問世時,讀者的典型反應是這樣的:

「為什麼你們要以科幻小說的名義刊登像洛夫克拉夫特的『瘋人山』那樣的東西?難道你們真的困難到了如此地步,非登這種廢話連篇的東西不可嗎?……如果諸如此類的故事──像是兩個人看著某個古代廢墟中的石刻把自己嚇個半死,或是什麼人被連作者本人也描述不清的什麼東西追逐著,或是誰嘰嘰咕咕地述說著諸如沒有窗戶的五維密室、約·梭託等等無可名狀的恐懼等等──就是未來的探險故事《詭麗奇譚》的構成的話,那就只能盼老天爺來救救科幻小說了。」

──摘自《詭麗奇譚》1936年7月號,讀者來信專欄

所以,你看,這本來應該是只有少數人喜愛的小眾作品。但為什麼近些年來,無論電影、電視劇還是遊戲,都越來越多地涉足這片小眾領域了呢?

我猜,其原因同樣來自於人類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我們對現實世界的認識越來越詳盡,也因此,我們的想像力越來越難以得到滿足,克蘇魯神話中充斥著對未知事物以及不可能發生之事的描述,通過電視或電腦這類新型載體,洛夫克拉夫特筆下那個病怏怏而又充滿未知的世界能夠以嶄新的姿態呈現在新一批讀者面前,讓人能通過比文字更加栩栩如生的圖像和音效來體驗克蘇魯神話中的恐怖。

換句話說,你可以理解為吃飽沒事做的尋找刺激,而克蘇魯神話在刺激這方面特別有力。

總之,直接或間接地與克蘇魯神話相關的遊戲是越來越多了。我最近至少看見了七八個標榜自己是克蘇魯背景的新遊戲,每個都號稱能帶給玩家「來自未知的恐懼」……可是別忘了,雖然載體改朝換代了,但克蘇魯神話的核心依然沒變,故事主題依然是「無知便是福」。而玩家對遊戲的直接訴求是「玩」,在玩的過程中就不免對遊戲漸漸變得不再「無知」。

一款以克蘇魯神話為背景的遊戲,如何既貫徹克蘇魯神話的精神,又能讓慕名前來的玩家開心地玩下去,而不至於感到被冒犯,其實是個相當難的課題。

例如在遊戲《Call of Cthulhu》裡,如果主角之前沒有刻意去學習神秘學以及克蘇魯神話相關知識,玩家在玩到某處(見下圖)時就很容易火大:這6個選項都是啥?你到底想不想告訴我關於世界的真相?……然而,這種讓一般玩家感到困惑的劇情推進方式,在克蘇魯神話中很常見。

圖中的「利維坦」(出自《聖經》中的巨大海怪)本身和克蘇魯神話並沒有直接聯繫,是遊...
圖中的「利維坦」(出自《聖經》中的巨大海怪)本身和克蘇魯神話並沒有直接聯繫,是遊戲製作組自己安插進來的。

《The Sinking City》是一款與克蘇魯神話直接相關的遊戲嗎?

答案是肯定的:從裡到外,很難再找到一款比《The Sinking City》更「克蘇魯」的遊戲了。這也是這款遊戲最初吸引到我的重要原因:遊戲中的奧克蒙特,就彷佛真的源自洛夫克拉夫特本人的筆下一般:冷硬、不友好、讓人著迷。

也因此,《The Sinking City》在優缺點上都確實像是把克蘇魯神話用遊戲的方式複述了一遍:擅長營造氛圍,卻不善於為玩家(讀者)提供良好的體驗。

著名的印斯茅斯人,出自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說《印斯茅斯的陰霾》(The Shadow...
著名的印斯茅斯人,出自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說《印斯茅斯的陰霾》(The Shadow Over Innsmouth)。在遊戲中,他們比原作裡描寫的更具有人情味了一些。

《The Sinking City》精巧地讓人不寒而慄

我當初購買《The Sinking City》,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預告片中的詭異氛圍吸引了我。而在實際遊戲裡,氛圍的營造也做得相當出色。

單說奧克蒙特這座城本身,其實就夠讓人脊骨發寒的了:這座城瀰漫著腐朽與衰敗的海腥味,半數街道已被海水吞沒,當你乘船駛過這些街道時,浮標、路牌、沙發和衣櫃就在小船的兩側慵懶地沉浮,苔蘚在它們身上肆無忌憚地蔓延,遲早要將它們全部侵吞。

但正被侵吞的不止是它們,在尚未完全沉沒的街道上和建築裡,木質地板和牆壁斑駁得幾乎看不出原先的顏色,來自海底的苔蘚、褐藻與吸盤將一幢幢房屋擺弄得完全不適合密集恐懼症患者居住。如果不是其上還有人行走的話,無論你把目光投到這座城的哪裡,看到的都像是許久未曾見過陽光的海底遺址,而非尚有人居的百年前的美國城市。那始終伴隨主角的、意義不明的低聲耳語,就像是這座沉沒城市的亡魂在不停地對主角絮叨。

遊戲原畫。無論誰都能一眼看出,這地方住起來肯定不會舒服。
遊戲原畫。無論誰都能一眼看出,這地方住起來肯定不會舒服。

「歡迎來到奧克蒙特,一座新興的城鎮」?不用了,謝謝。
「歡迎來到奧克蒙特,一座新興的城鎮」?不用了,謝謝。

至於這座城的居民,也同樣詭異:衣衫襤褸的女人搖搖晃晃地在路上走著,嘴裡狂亂地自言自語;肆無忌憚的男人把人類的屍骸甩過肩,毫不在意地扛著它走來走去;虔誠的邪教狂信徒在袍子上和赤裸的軀體上畫滿了詭秘的符號;豪宅裡人與猩猩的混血兒向主角發號施令(他對自己的血統頗為自豪,而且認為自己對主角的蠻橫態度已是紆尊降貴);更不要提那滿屋滿巷的印斯茅斯人,雖然他們中偶爾有人會對主角真誠以待,但大多數和洛夫克拉夫特筆下描述的一樣,把他們狂熱的信仰獻給了半人魚神達貢(Dagon),並盼望著用整座城向達貢獻祭……

從我到達這座城市10分鐘開始,到我即將通關為止,我想得最多的念頭便是:這一定是我見過的最糟糕的旅遊城市了。

對主角頤指氣使的「人」長著這副尊容
對主角頤指氣使的「人」長著這副尊容

這位教徒的臉我甚至已經無法辨認
這位教徒的臉我甚至已經無法辨認

這城市裡甚至還有3K黨。他們主要針對的對象不再是有色族裔,而是長相和魚相近的印斯...
這城市裡甚至還有3K黨。他們主要針對的對象不再是有色族裔,而是長相和魚相近的印斯茅斯人。當然,也別指望他們對其他人能有多友善

但奧克蒙特能為玩家呈現的瘋狂與怪異還遠不止浮在表面上的那些。

試想,你步入了郊區一座靜謐的小教堂。教堂內空無一人,用來供奉祭品的桌台倒是一塵不染。你湊近了想看得更清楚些,無意間破除了幻象,發現看似乾淨的桌台上染的不是塵埃,而是人類的頭顱、左小腿、右胳膊、章魚、觸手,它們被隨意地擰合在一起,像是殘忍的小孩對待他的玩具一般。

在你來得及查看從桌台滑落到你手上的濕漉漉液體是什麼之前,你的理智便已崩潰,踉踉蹌蹌地嚎叫著衝出教堂大門。在你來得及想起用顫抖的雙手給自己注射鎮定劑之前,無形的獵手便找到了你,仁慈地讓你從瘋狂中逃離,在黑暗中長眠。

再試想,你在城中的圖書館裡找到一個女人,她是自從你來到奧克蒙特以來對你最為友善的人。她很高興地小聲為你講述她所知曉的這座城的怪異歷史,而你的目光始終無法從她的嘴唇上離開:那裡有8條縫合線,工整地把她的上嘴唇與下嘴唇縫在了一起。

你按捺不住好奇,向她詢問她的嘴巴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她只是笑笑,說這樣的懲罰在奧克蒙特只是尋常。後來,你在一戶人家裡發現了一張女歌手獨唱會的海報,上面的人和她很像。

「說來話長」
「說來話長」

還有,你因為過往的經歷,對水有著很深的恐懼感,可這沉沒之城不但處處讓你和水打交道,還要讓你穿著笨重的潛水服潛到水下百米深處。你在海底憑著探照燈孤獨地向前挪動,倏然發現前方有隻碩大無朋的不明生物正在水中搖曳。

你驚慌中急忙轉身,卻發現自己正面對一隻不那麼大,但也相當駭人,並具有強烈攻擊性的海底生物。它猛烈撞擊你的氧氣面罩,在面罩上留下裂痕,而你腳下的間歇性蒸汽噴泉又恰好噴發,讓你的面罩在海底爆裂開來。你的命運?自然毋須多言。

好奇心可以讓你看到更多可怕的事
好奇心可以讓你看到更多可怕的事

以上便是作為一個玩家,我在《The Sinking City》中經歷過的部分片段。在氛圍的營造上,這個遊戲真的能讓人寒毛直豎。對於一款克蘇魯遊戲而言,這是它的本職工作,也是這個遊戲完成度最高的部分。

如果其他部分也能像氛圍營造一樣出色就好了,然而……

我得說,上面我所寫的部分,經過了一定程度的誇張和修飾。實際玩起來的感受是,製作組肉眼可見的貧窮,很大程度上影響到了遊戲的氛圍營造。

舉例來說,奧克蒙特的許多街道被水淹沒了,因此玩家常常需要坐船渡過被水淹的部分。然而這個遊戲壓根沒做上下船的動畫,連黑一下屏這種形式上的轉場都沒有,上船時只消點一下鼠標,在船邊站著的主角就瞬間變成了在已經啟動的小船上坐著,下船時則是反過來。

又比如,剛才我提及的巨型海怪,只是充當個游來游去的背景而已,看著嚇人,但不會和主角有直接接觸。

再比如,遊戲裡經常需要進出各類房屋,然而開門動畫也是沒有的,所有的門看起來都像是主角用肚子撞開的。

然而,氛圍營造的問題還是小問題,更大的問題出在遊玩方式上。這可以分成兩部分來談──探案和戰鬥。兩部分不能說同樣糟糕,但其實也都差不多。其中有些缺點可歸咎於製作組的貧窮,還有些缺點則是「忠於克蘇魯神話」遊戲先天的窠臼。

關於探案,能看出,遊戲在探案部分頗有些想法。作為一個私家偵探,你需要根據收集到的證據自行推斷下一步該怎麼做。因此,地圖上不會告訴你下個任務地點在哪,線索不足時你得自己去各個檔案館查資料。如果這些想法真能很好地呈現在遊戲裡,遊玩體驗會比現在好很多。

但實際玩起來是這樣的:要找到案發現場並不很難,只要到線索描述的地點附近找門上畫著斜體H的地方就好,反正別的門也進不去。

在案發現場玩家需要至少找到關鍵證據才能繼續進行劇情,但是證據往往很小,而且不明顯。如果這種環節只有一兩次還算新鮮,可這遊戲裡主線、支線一共十幾個案子,幾乎每個案子裡都要在不同地點這麼找個三四次,重複性非常高,而且過程並不有趣。

找到關鍵證據以後,玩家可以用主角的特殊能力「回溯」案發時的情景。不同於「蝙蝠俠」系列或《底特律:變人》中的「倒帶式」事件回溯,《The Sinking City》會給玩家三四個事件發生時的畫面,讓玩家來排列先後順序。然而,即使排錯了也沒有任何懲罰,只需要再排一遍就可以,哪怕不動腦子,多試幾遍也能試出來。

我覺得,如果錯誤答案會對主角之後的推理產生不可逆的負面影響,或者至少干擾到主角的神智,還能多些代入感。現在這樣設計,玩家需要做的就只是在場景裡把能點的都無腦點一遍,然後粗暴地排列組合而已。

重構時的場景長這樣,說實話有點瞎眼
重構時的場景長這樣,說實話有點瞎眼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令人失望的查檔案部分。這又是一個設想很好但實現得糟糕的地方。我舉個圖例說明:

這是一段檔案描述
這是一段檔案描述

這是調查界面
這是調查界面

上面這兩張圖說的是同一個案件。要對這個線索進行調查,只需要在警察局挑選出「暴力犯罪」、「犯罪工具」、「嫌疑人」3個分類並按下「F」,鐺鐺!下面這條線索就直接出來了:

系統自動拚接出了新線索
系統自動拚接出了新線索

是不是很神奇?是不是感覺期待著搜查檔案的自己像個傻子?反正我是這麼覺得的。

不僅如此,這個查檔案系統裡的分類分得還很神經質,比如「公民」和「公民記錄」算兩個不同的分類。還有,每次能搜到檔案的查法只有遊戲指定的那一種,按別的方法來查,即使邏輯上再合理,說不行就是不行。所以,這個查檔案和回溯案件一樣,本質上都是排列組合──只是這個稍稍複雜點而已。

以上這些要素堆砌起來,再加上大量的跑腿,基本上就是玩家在辦理不同案件時所要經歷的相似流程。在第一、二個案件時這套系統還顯得很新奇,再往後,就容易「以快得驚人的速度讓人感到失望和難以忍受」。

哦,我還忘了提一點:本作雖然號稱「開放世界」,但是線性遊戲都可能比它更開放。比如,遊戲設定你該去查檔案(沒直接告訴你,只是製作者覺得你該去查檔案了),你根據已有的線索直接找到了要去的地方,卻發現門推不開;查完檔案後再回來,門就神奇地打開了。這樣的事,我在遊戲進行中遇見了好幾次。和其他開放世界比……算了,還是別比了,太欺負人。

在每個案件的最後,故事都會讓你進行「看似困難的選擇」,但其實對遊戲的最終結局毫無影響,甚至對接下來的劇情也影響不大。TelltaleGames的「有人記住了你的回答」相比之下可能還更重要一點。

總之,在探案部分,能看出製作組想要以遊戲形式再現洛夫克拉夫特式氛圍的努力。然而有些地方技術不夠,有些地方創意不夠,有些地方資金不夠,這部分呈上來的頂多算是個半成品。

探案過程中有時會出現這樣的畫面,跟著途中的黑影走就能找到下一個線索所在處。創意不...
探案過程中有時會出現這樣的畫面,跟著途中的黑影走就能找到下一個線索所在處。創意不錯,但說實話,看起來不太舒適

關於戰鬥,遊戲中的非人類小怪,連帶亞種,一共有9種。如果把Boss算上,就是11種。除了一個Boss以外,其他的小怪壓根追不上你的速度,只要繞圈子打就行。

實話說,剛玩的時候,在陰暗的地下室裡見到這樣一隻畸形海怪還挺刺激的。不過後來我發...
實話說,剛玩的時候,在陰暗的地下室裡見到這樣一隻畸形海怪還挺刺激的。不過後來我發現,這玩意不但能一槍崩死,甚至可以靠近了拿槍托慢慢砸死,它連手都還不了

至於人類敵人,很難在另一款有槍戰系統的遊戲裡找到像《The Sinking City》裡這麼蠢的人類敵人了:見到你以後,他們只會在原地站得筆直,掏槍,遲滯兩秒,然後射擊;沒帶槍的敵人則會直接赤手空拳地沖向你。

也就是說,不要想在這個遊戲裡找多麼具有挑戰性的敵人了,基本都是靶子。

如果主角不開槍,大概兩秒之後,圖中的印斯茅斯人才會開槍,還可能打偏
如果主角不開槍,大概兩秒之後,圖中的印斯茅斯人才會開槍,還可能打偏

雖然是靶子,但玩家也沒法射得爽。首先,雖然槍械手感是個見仁見智的東西,但我真的懷疑,如果我手上的左輪手槍換成一株豌豆射手,可能感覺會更好點。然後,遊戲裡的子彈限制得很死,攜彈量最多的芝加哥打字機(衝鋒槍)也只能帶40發(還是點過技能以後)。一旦消耗大了,很久都補不回來。

為什麼補不回來?因為這遊戲裡物資的收集基本上只能靠翻箱倒櫃,還給得很少。至於殺敵撿補給,別想了,遊戲裡壓根沒這機制。不論人類還是怪獸,擊殺以後除了經驗值都是0收益。所以,不如把戰鬥難度調成簡單,可以有效縮減戰鬥時間和戰鬥後翻箱倒櫃找資源做子彈的時間(即「垃圾時間」)。

這還並不是戰鬥系統最糟糕的部分。在開始玩不久,我誤入了感染區,引到了大大小小好幾隻怪。我轉身向正常街道跑,希望警察看見了能幫我一把。

我邊跑邊扭頭開槍,路上的行人見到以後驚惶逃竄。不久後警察們真的來了,開了槍,然後我死了。

後來我發現,我並非死於警察與怪獸交戰中的流彈,而是我在開槍射擊怪物時驚嚇(或可能誤傷)了平民,警察是專門過來殺我的,不是殺怪物。

再後來我做了個實驗,將感染區的怪物引到街上,自己一槍未發。神奇的事情出現了:街上形形色色的居民似乎將怪物也視作了這座城的合法居民,對在大街上橫衝直撞的怪物熟視無睹。但只要我一舉槍瞄準怪物,這些居民就開始四散奔逃,喊著:「這人徹底瘋了!」

感覺這製作組壓根沒做居民與怪物互動的部分,只做了居民與主角互動的部分?這些怪物要是主角臆想出來的也就罷了,但劇情裡它們明明能被城中居民正常認知啊。製作組就沒想過它們被玩家引到街上的情況?

遊戲裡最強大的小怪招搖過市,而居民們對此視若無睹
遊戲裡最強大的小怪招搖過市,而居民們對此視若無睹

結語

綜上所述,《The Sinking City》是一款讓人既愛又恨的遊戲。它有迷人的背景設定和出色的氛圍營造,卻在玩法設計上失分太多,尤其是這遊戲的戰鬥系統做得非常之糟糕。即使拿非常低的標準來看,也難以令人接受。

這可能是個悲傷的現實。這個世界上並不缺乏大大小小的克蘇魯題材新作,然而以主流的3A遊戲等級,或是開放世界規模將這個題材呈現出來,並且得到好評的遊戲仍舊屈指可數。2018年,由Cyanide製作、Focus Home Interactive出品的遊戲《Call of Cthulhu》曾被寄予厚望,結果全平台評分不足70分。

我們還在等著那個可能真正令人無法忘懷的克蘇魯遊戲世界。

本文作者:Kalisse
原文:如何評價《沉沒之城》?
本文經合作媒體觸樂網授權轉載,本站僅進行簡繁轉換,並調整部分用詞、標題與內容。

The Sinking CityCall of Cthulhu克蘇魯

延伸閱讀

從《The Sinking City》到《血源詛咒》,分析克蘇魯式遊戲的未來

觸樂網

我們是觸樂,一家針對遊戲玩家建立的新傳媒組織。 我們以向遊戲玩家提供真正有價值的內容為最終目的。我們都厭倦了在一百篇低質量的文章中尋找真正有價值的內容,而且長期以來,我們總覺得目前遊戲媒體的整體品質尚有很大提升餘地。所以,當有了這個機會,我們就希望能夠發揮我們真正的熱情,做出優秀的東西,那些吸引人的、無愧於心的內容。當許多年以後,回望往事,我們至少可以對自己的孩子說出自己的作品而不必感到羞愧。
▍網站連結:http://www.chuapp.com/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同類好文

爐石閒談/至高守護者「萊」與辣個吃掉他的男人「雷王」

聯盟戰棋/菁英淺談9.18版本差異:鍋鏟噴出來,神秘寶盒發大財

評/超純愛HG《NinNin Days》 頭殼堪比絆愛的巨乳忍者娘登場?!

書評/無知偏頗的傲慢與偏見:《暴力電玩如何影響殺戮行為》

《刺客教條》歷史系列「發現之旅:古希臘」試玩,遊戲教育美好結合

《魔物獵人世界:Iceborne》注重屬性對應,用飛翔爪讓弱點特效最大化!

採訪/《決勝時刻:現代戰爭》重啟全新戰役,光追擬真夜戰沉浸感深

萊斯聊Game/《控制》爽快的超能力戰鬥 文本豐富劇情用心的良作

《異界鎖鏈》通關評價:一人控兩角易上手,主線充實的耐玩佳作

開荒必讀!《魔物獵人世界:Iceborne 》14種武器派生與改變報你知

萊斯聊Game/《黑相集:棉蘭號》水準遜於《直到黎明》 劇情、優化各種體驗不佳

《厄夜叢林》遊戲改編自同名電影,忠實呈現第一人稱恐怖探索氛圍

該練哪隻好?《寶可夢大師》首抽開局角色推薦&使用心得

《魔物獵人世界:Iceborne》Beta測試版「冰呪龍」打法解析

《Night in the Woods》繪本角色對白細膩,辛酸紛擾的黑色喜劇

淺談《戰艦世界》推出潛水艇:一灘死水的環境與未來黯淡的新船種

《天堂2:革命》闇天使改版搶先試玩,飄逸靈動的噬魂者

乙女向R18/《吉原彼岸花》高不可攀的花魁 同樣也渴望著愛

爐石/開放平衡雜談:妖魔橫行,巴奈斯被砍其實幫助並不大?

《Fate/Grand Order》那些英靈的故事:性感鬼王酒吞童子

從電子遊戲到精神疾病,關於「電玩成癮」你需要知道的事

《超級機器人大戰DD》太偏重SSR素材,需大量課金換取遊戲體驗

每月推薦遊戲/《DARQ》迷走於空間變換與視角轉向的黑色解謎

從《The Sinking City》到《血源詛咒》,分析克蘇魯式遊戲的未來

萊斯聊Game/《Peach Ball閃亂神樂》用超震動彈珠拯救獸化忍者娘?!

如何評價克蘇魯動作冒險遊戲《The Sinking City》?

萊斯聊Game/《Remnant: From the Ashes》CP值超高的類黑魂共鬥遊戲

爐石/鍋貼談平衡改動:法師將消失、控戰仍是天梯最佳牌組

爐石/大師賽新舊征服制解析 強強相護三關策略往日不再?

Steam新作《Coloring Game: Little City》電腦上玩數字油畫很療癒

評測/《Pagan Online》需精通操作才能爽玩的類暗黑遊戲

《萌萌2次大戰(略)》戰略、故事與爆衣,三個願望一次滿足

《Lumines Remastered》電音與方塊益智的完美結合

每月推薦遊戲/《活屍戰棋》生存是最高原則!低數值角色解局真燒腦

牌組構築遊戲《殺戮尖塔》為什麼好玩?增加限制且專注組牌樂趣

台灣主播在大陸,分享對岸《CS:GO》直播心路歷程

《全軍破敵:三國》DLC《八王之亂》:不過不失,與價錢相稱的保守之作

每月推薦遊戲/《Monster Boy》傳統味與動畫感十足的2D動作遊戲

爐石/《奧丹姆》亮點牌組:機神術回歸、另類魚人聖超OP?

爐石/廚爹評選:《奧丹姆守護者》中有趣的卡牌設計

火熱排行

聯盟戰棋/9.18改版懶人包:雙龍、遊俠繼續狂,新道具可複製棋子

聯盟戰棋/刺客、遊俠滿街跑!9.17 克制現今META的陣容分享

聯盟戰棋/想來點不一樣的?菁英分享9.17「賭狗流」玩法

爐石/G9的任務德攻略:任務不是無腦解就贏,優劣對局一次解析

爐石/《奧丹姆》非主流牌組:任務牧、冰法、死聲無雙賊

開荒必讀!《魔物獵人世界:Iceborne 》14種武器派生與改變報你知

爐石/這才是部落的驕傲!打頭賊攻略詳解

聯盟戰棋/菁英淺談9.18版本差異:鍋鏟噴出來,神秘寶盒發大財

爐石/馬克羊攻略:40攻鐵頭直擊!無限水晶手速德

中國18禁成人格鬥遊戲,主打乳搖爆衣捏巨奶

《魔物獵人世界:Iceborne》注重屬性對應,用飛翔爪讓弱點特效最大化!

聯盟戰棋/9.17 強勢META「潘森」搭配陣容推薦

《寶可夢大師》新手必讀五大指南:進化﹑快速衝等、突破界限

該練哪隻好?《寶可夢大師》首抽開局角色推薦&使用心得

評/超純愛HG《NinNin Days》 頭殼堪比絆愛的巨乳忍者娘登場?!

《劍與遠征》抽不到獅子沒關係!無課亡靈軍團推薦心得

書評/無知偏頗的傲慢與偏見:《暴力電玩如何影響殺戮行為》

《寶可夢大師》超強五星拍組「青綠/大比鳥」評測&活動攻略

《Pokemon Masters》主線入手寶可夢﹑訓練員一覽與個體值分析

聯盟戰棋/9.18重大更新預告:全新組合裝備 戰棋真成為靠賽遊戲?

爐石閒談/至高守護者「萊」與辣個吃掉他的男人「雷王」

爐石/馬克羊推薦:Nerf後的4副最強牌組便宜組法

《超級機器人大戰DD》太偏重SSR素材,需大量課金換取遊戲體驗

爐石/章魚心火牧攻略:nerf無感勝率有感,鮮明夢魘有意外妙用?

萊斯聊Game/《黑相集:棉蘭號》水準遜於《直到黎明》 劇情、優化各種體驗不佳

聯盟戰棋/玩家分享「空城流」玩法 只花52場就上菁英!

萊斯聊Game/《控制》爽快的超能力戰鬥 文本豐富劇情用心的良作

聯盟戰棋/9.17改版懶人包:來到大潘森時代、雙龍變型值得一玩

《異界鎖鏈》通關評價:一人控兩角易上手,主線充實的耐玩佳作

《刺客教條》歷史系列「發現之旅:古希臘」試玩,遊戲教育美好結合

萊斯聊Game/《Remnant: From the Ashes》CP值超高的類黑魂共鬥遊戲

流亡黯道/超完整!凋落聯盟OP流派「召喚」拓荒專用大補帖

聯盟戰棋/海克斯鎖裝好煩?美服菁英教你如何「擺陣」應對

《天堂2:革命》闇天使改版搶先試玩,飄逸靈動的噬魂者

《魔物獵人世界:Iceborne》Beta測試版「冰呪龍」打法解析

爐石/《奧丹姆》非主流牌組:魔古賊、中速術、手牌聖

採訪/《決勝時刻:現代戰爭》重啟全新戰役,光追擬真夜戰沉浸感深

爐石/再用不好是你的事! 「偉大的賽佛瑞斯」進廠維修更完美了

聯盟戰棋/9.16 B改版資訊:吉茵珂絲、達瑞文等單點輸出英雄削弱

評測/《Pagan Online》需精通操作才能爽玩的類暗黑遊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