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況主應該付遊戲授權費才能直播?遊戲開發者一席言論引發論戰

先前,Google Stadia 旗下 Typhoon 工作室創意總監 Alex Hutchinson 在推特表示,遊戲實況主應該向發行商和開發商繳納一筆授權費。

Hutchinson 的言論在社交媒體上引發了軒然大波,而他本人解釋:「我只是說內容創作者應該被允許從那些利用他們的內容牟利的人手中獲得收益,有人卻對此感到不滿。這令我驚訝。」

許多遊戲業界評論人士不認同 Hutchinson 的意見,不過就算「實況主應該要付錢給開發商」這種說法讓人覺得過於簡單,圍繞實況行業未來的法律和道德問題仍然值得探討。

正如 Hutchinson 所說,如果實況主沒有拿到書面許可,那麼從法律上講,他們確實無權直播其他人製作的電子遊戲。這也是實況主不能隨意直播任何電影或歌曲的原因。一款遊戲的美術、音效、音樂、配音和文本等素材均受版權保護,實況主直播不屬於「合理使用」的範疇。不過,很多開發商和發行商認為,遊戲作品能從 Twitch 等大型實況平台的曝光中獲益,所以無意小題大做。

近期突然爆紅的《Among Us》就是一個不錯的案例。這款遊戲在發售後的兩年裡一直不溫不火,但熱門實況主的直播使得它吸引了許多玩家關注,從而變得大受歡迎。對於實況主和開發商來說,這是雙贏的結果。

然而,某些問題可能會使情況變得更加複雜。

1.對實況主:如果大型發行商和實況平台改變主意,將會發生些什麼?只要他們願意,微軟、亞馬遜、Google、EA和育碧等公司完全可以在一夜之間更改規則。對於那些以實況為生的人來說,這令人恐懼,尤其是當像 Hutchinson 這樣的工作室創意總監公開聲稱實況主應該向開發商和發行商付錢時。

2.對開發者:實況究竟會為那些流程簡短的敘事遊戲帶來怎樣的影響?人們普遍認為,實況只會降低這類遊戲對於觀眾的價值,而不會鼓勵觀眾購買。

就第一個問題而言,在過去 10 年裡,實況主和大型發行商之間的協議已經開始得到鞏固。在很多情況下,遊戲發行商確實會為實況們提供免費許可。例如,Devolver Digital在網站上明確表示,玩家可以直播 D 社發行的遊戲並從中獲利。暴雪也允許實況主直播遊戲,前提是不能向觀眾收費。就連任天堂也放鬆了對直播的限制:兩年前,任天堂發布了一項政策,允許人們在影片中使用任天堂遊戲的畫面,只要搭配評論就行……這些公司不太可能一時興起撤銷相關協議內容。

《女神異聞錄5》發售時,Altus就發布了實況相關的規範,禁止劇透
《女神異聞錄5》發售時,Altus就發布了實況相關的規範,禁止劇透

至於流程簡短的敘事遊戲,是否能夠直播則完全由實況主決定。如果一名獨立開發者反對自己的遊戲被直播,那麼他可以事後發出 DMCA 刪除通知,但這並不能阻止實況主直播遊戲。另外,如果開發者強行下架影片,可能會損害他們在實況、影片創作者和玩家之間的聲譽。

「Let's Play(可以理解為遊戲實況文化的前身和起源)文化充滿活力和創造力,真的很酷。」2016年,《That Dragon,Cancer》開發者Ryan Green在部落格寫道。但他也很失落,因為《That Dragon,Cancer》的通關影片在 YouTube 網站上吸引了數百萬次觀看,卻並沒有轉化為銷量。

「雖然侵犯了開發者的版權,但 Let's Play 影片對那些製作競技或沙盒遊戲的人尤其有幫助。不過,對於《That Dragon,Cancer》這樣一款流程簡短、相對線性的遊戲來說,它的通關影片吸引了數百萬名觀眾,滿足了他們的興趣,但人們卻不會再與遊戲互動。」

如果沒有提前觀看通關影片,《That Dragon,Cancer》的數百萬影片觀眾是否會購買遊戲?這很難說。但無論如何,考慮到《That Dragon,Cancer》影片觀看量和實際銷量之間的巨大差距,我們也能理解開發者為什麼會感到沮喪。

理想情況下實況主和遊戲開發者或發行商都能從直播中收益,但現實往往不會這麼平等
理想情況下實況主和遊戲開發者或發行商都能從直播中收益,但現實往往不會這麼平等

但 Hutchinson 的說法之所以被許多玩家批評,恐怕並非因為玩家們不願讓獨立開發者賺更多錢。按照 Hutchinson 的提議,Twitch 和 YouTube 都需要經過一次全面改造,到最後只剩下極少一部分依靠直播致富的實況主。

Hutchinson 說,實況主應該「像真正的公司」那樣經營生意,但絕大部分實況主根本不是公司。他們手頭也許只有一台電腦、一個視訊鏡頭、一副耳機和一款遊戲,實況只是出於興趣,而不是為了謀生……也許 Ninja 應該向發行商和開發商繳納授權費,但絕大多數實況主根本就沒賺到錢,又怎麼可能花錢購買遊戲實況的授權許可?

實況主Ninja/圖片來源CNN
實況主Ninja/圖片來源CNN

Epic Games 正在想方設法為實況主支付酬勞,同時讓遊戲開發商滿意。 Support-A-Creator 計畫仍處於開發階段,按照 Epic 的計劃,它將為那些吸引玩家直接購買遊戲的 YouTube 和 Twitch 實況主提供遊戲銷售收入的部分分潤。這會為實況主帶來更多動力,讓他們不但希望提升實況觀看數和訂閱用戶人數,還要鼓勵觀眾進入正在直播遊戲的商店頁面。

當然,這種協議未必總是能夠產生預期效果,也不一定能取悅那些對推廣遊戲抱持懷疑態度的觀眾。如果 YouTue 實況主們希望說服觀眾玩該款遊戲,遊戲的銷量就會變得更高嗎?很難說。

Epic的計劃目前也遇到了一點阻力
Epic的計劃目前也遇到了一點阻力

還有另一種可能性:Twitch 和 YouTube 等大型實況平台是否可以考慮向遊戲開發商和發行商支付授權費?畢竟,Twitch 已經為實況主們提供了一個獲得版權許可的音樂庫。但如此一來,各大實況平台很可能會競購熱門遊戲的獨家直播權,甚至將部分成本轉嫁到實況主身上,要求他們為直播某些遊戲付費……真正從中獲益的究竟是遊戲開發商,還是亞馬遜或暴雪老闆這樣的大佬?

隨著時間推移,實況主與遊戲發行商/開發商的關係將會變得越來越正式化,正如在某些情況下,Mod 作者已經成為了受發行商認可的「創作者」。 EA的「遊戲改變者」(Game Changers)計劃就是個例子,只不過在現階段,該計劃只為實況主提供培訓和用於直播的內容。

實況是一門大生意,如果更多參與者希望分享利潤,那也不足為奇。但這並不意味著那些小實況主和小型獨立開發團隊能夠得到更大比例的利潤分成——在各方博弈中,他們是話語權最小的群體。

譯者:等等

原作者:Tyler Wilde

原文:《Should streamers pay game developers to stream their games?》

本文經合作媒體觸樂網授權轉載,本站僅進行簡繁轉換,並調整部分用詞、標題與內容

火熱排行

蘋果發表會懶人包:iPhone 13瀏海縮小、新增電影模式!iPad Mini達8.3吋、Apple Watch螢幕也更大

不滿共軍被屠殺 《異塵餘生76》中國玩家對Steam投下了負評轟炸

燒喔!《曠野之息》玩家用一塊火烤生肉輕鬆讓冰蜥蜴大軍人間蒸發

國產黃遊《末代君王》Steam開張 捕獲偽娘精靈、哥布林娘、獸人一起多元成家

中國《FGO》殺紅眼 玄奘三藏、楊貴妃等13名中國相關英靈全吃河蟹

入場費至少要3萬塊!區塊鏈卡牌遊戲《Axie Infinity》到底在玩什麼?

國產黃遊《地牢脫出2 銀月蒼狼》試玩版現已推出 超大無碼香圖任意看

回應《戰神:諸神黃昏》索爾造型設計 創意總監:不用肌肉也能凸顯強大

科學頻道分析《超級瑪利歐64》上古Bug出現原因 都是宇宙射線搞的鬼?

快活黑警模擬器:揩油系黃遊《交易街的黑衛兵》 為所欲為讓我看看!

裡外不是蘿 中國《FGO》整改「武則天」卡面 正面背面都是暗殺者

建後宮與殺殭屍的快意斜槓生活:成人射擊《死亡之種:甜蜜之家》 好評心得

《親愛的,我加入了邪教》Steam搶先體驗中 歡迎各路好漢前來信教

吸血鬼大逃殺《血獵》評價「褒貶不一」 中國網友轟辱華、反外掛程式刪不掉

化方為圓!《Minecraft》玩家不靠模組打造完美圓形泳池與球體

一觸即發!Razer推出手遊專用「電競指套」戴上直接滑起來

投入血盆大口!《進擊的巨人》變垃圾桶 日本民眾:應該會做好分類

《聯盟戰棋》雙人模式要來了!獨立棋盤但共享生命值 輸了一同高歌離席

《世紀帝國4》本周開放技術壓力測試 可玩英國、中國等四個文明

《Minecraft》被模改成《超級瑪利歐64》 化身紅色水管工搥打終界龍!

四年了 Switch終於可直接對應藍芽音訊輸出

伊藤潤二「富江」雕像今開放預購!經典白眼再現、分裂頭顱依舊美麗

可以瑟瑟!Steam紳士模擬《塑膠戀人》設計性感娃娃滿足客戶鹹濕需求

Steam壓倒性好評《勇網直前》心得 會發雷射跟滑滑板的超萌蜘蛛誰不愛呢?

中國「蒸汽平台」跟進未成年防沉迷政策 Steam反遭抨擊未落實實名制

版權與盜版的相愛相殺:我需要網址,為了人類的文化與希望?

Steam出現神似白銀諾艾爾、寶鐘瑪琳角色的成人遊戲 hololive:看狀況處理

《英雄聯盟》 2021世界大賽10月5日冰島開打!參賽隊伍、賽程全公開

《NBA 2K22》心得:運球防守優化佳 MyCAREER非次世代版略顯枯燥

THQ Nordic十周年 《泰坦任務年度版》《鐵血傭兵1:黃金版》Steam限時免費領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