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過都說讚!《雙人成行》製作人:遊戲玩法多到能「打破世界紀錄」

《雙人成行》(It Takes Two)無疑是近期最驚喜而又獨特的一款遊戲:獨一無二的雙人遊戲機制;來自一個目前只做過雙人合作遊戲的工作室;再加上它的總監,Josef Fares 曾因在 TGA 上高喊「F**k Oscar」而廣為人知。這一切都讓遊戲一問世就自帶諸多標籤。

與此同時,遊戲的市場成績也令人矚目。 3 月底發售後,《雙人成行》很快就登上了 Steam 暢銷榜,好評率更是高達 95 %。綜合評分網站 Metacritic 上,遊戲也有 90 分左右的高分。

不少玩家玩過之後都表示這是「年度最佳合作遊戲預定」,也有一些人因遊戲流程、情節所流露出的溫情而動容。

遊戲正式發售前,Fares 曾經接受過 Gameingbolt 和 GamesBeat 的採訪,聊了聊遊戲的開發過程,以及他對遊戲設計的一些看法。其中一些不乏啟發性,比如:

就像一起去看電影一樣,Fares 覺得玩家「合作遊戲」的需求被大大低估了,這也正是《雙人成行》的發揮空間。

他對支線任務之類強化「重複可玩性」的內容極度謹慎,在他看來,「讓玩家一次性通關遊戲並且體驗到全部內容」排在最高優先。而不應該去設計支線劇情、收藏品一類的元素強行延長遊戲時間。

為此,他們願意花幾個月甚至一年的時間去鑽研少數幾個關卡場景——哪怕玩家在這裡的實際遊戲時間只有幾分鐘。

與之類似的是,他們也在關卡玩法的多樣性上下足了功夫,Fares 自信地說《雙人成行》的玩法多樣性「能打破世界紀錄」。

《雙人成行》是你把合作作為核心元素的第三款遊戲,你為什麼這麼喜歡做這類遊戲?

Fares:我們體驗什麼東西的時候,總是結伴進行,例如一起看電影、逛劇院。我認為在遊戲中,合作(玩法)的價值被低估了,沒有得到足夠重視。一般來說,一些提供單人模式的遊戲也允許你和其他玩家合作遊玩,但僅限於此了。

從創作尤其是敘事的角度來講,如果你為某款遊戲設計兩個性格鮮明的獨特角色,並在此基礎上設計一個適合雙人體驗的故事,就會發現有很多值得探索的地方。

另外,人們也很想念像是畫面分割的遊戲。我喜歡和其他人一起讀故事。在網路上,很多實況主也常常連線互動,分享精彩時刻,這是人類的天性。 《雙人成行》是一款結合了各種元素的敘事合作遊戲,沒有什麼遊戲比它更適合玩家結伴體驗了。

從視覺觀感和基調來看,《雙人成行》看上去與《越獄搭檔》截然不同,但與此同時,它同樣強調玩家合作和角色驅動下的敘事,似乎和《越獄搭檔》有相同的理念。你們是有意創作了一款既讓玩家覺得熟悉,又有全新體驗的遊戲嗎?

Fares:當然。每當製作新遊戲時,我們總是盡最大努力將敘事和機制的邊界向前推進。所以你會覺得《雙人成行》是一款 Hazelight 作品,但它又與《越獄搭檔》完全不同。我不會把話說得太死——但至少現階段我不想做續作,而是更希望使用新規則創作新的遊戲內容。與開發續作相比,從頭開始打造一個新 IP 讓人更興奮。

你們從《越獄搭檔》中累積到的重要經驗有哪些?

Fares:作為一支團隊,我們在成長,變得更成熟,也擁有了比過去更充裕的預算。你可能不知道,《越獄搭檔》開發團隊裡的很多成員都是實習生,而他們現在已經變成了非常出色的開發者。所以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我們都變得比過去更好了。

不過,我們希望遊戲機制設計得更有共鳴,從而帶給玩家更強烈的樂趣和新鮮感。我不想老是用「樂趣」這個詞,但它確實是我們在設計機制時力圖實現的主要目標。在這方面,我們肯定變得比開發《越獄搭檔》時更有經驗了。

像《雙人成行》《越獄搭檔》這樣完全專注於合作玩法的遊戲不多,你堅持創作這類遊戲的動力是什麼?合作冒險遊戲能夠在玩法和敘事上帶來哪些新的東西?

Fares:你永遠無法從其他遊戲中獲得類似的體驗,《越獄搭檔》是第一款。我甚至可以說,Hazelight 開創了「合作敘事」遊戲這樣的全新型態。

從敘事角度來講,擁有兩個角色(的遊戲)總是更有趣,因為角色之間會發生各種互動。另外你也知道,當我們觀看電影或分享故事時,也經常希望和朋友一起。所以我覺得,在合作遊戲裡講故事這件事被低估了。肯定有一些好辦法能讓人們一起體驗遊戲,例如我們觀察兩名玩家一起玩《越獄搭檔》的時候,他們彼此間的反應就非常有趣。

創作方面,這種類型還有很多值得探索的空間。怎樣在一款合作遊戲裡講述一個精彩、有趣、獨特的故事?這件事令我們著迷。

《雙人成行》被定調為一部浪漫喜劇,其故事顯然會包含大量個人化的、引發玩家情感共鳴的敘事。你們是如何在設計這些場景與維持遊戲喜劇感之間把握平衡的,這個過程遇到了哪些挑戰?

Fares:老實說,我還從來沒玩過浪漫喜劇類型的遊戲。無論你製作怎樣的一款遊戲,這都很難,但考慮到《雙人成行》的整體基調,挑戰就更大了。

我個人認為,最困難的部分是將遊戲玩法和敘事結合起來——這也是我們的重點。

我可以舉很多例子。比如,我們的兩位主角正在鬧離婚,對彼此失去了吸引力,突然一本瘋狂、俗氣的書拋出了一塊被分成兩半的磁鐵,暗示了主角的關係。隨著關卡的深入,這些破爛磁鐵的磁性會變得越來越強,到最後兩人就又能互相吸引了。

所以你看,我們真的想要將機制和敘事結合起來。我覺得這是最困難的。當然,引發玩家的情感共鳴也不容易,但還是不像設計融合玩法的敘事這麼難。

你有沒有受到哪些電影的啟發,例如皮克斯的動畫?我覺得《雙人成行》有類似的氛圍。

Fares:謝謝你的誇獎。我們確實受到了一些電影的啟發。皮克斯特別擅長創作動畫電影,我很高興有人提到這一點。我非常欽佩皮克斯,我們從皮克斯作品中汲取了大量靈感,比如他們怎樣講故事、怎樣設計角色形象。

與遊戲的概念原型相比,在《雙人成行》發售版本中,故事的變化大嗎?

Fares:確實有所不同,我們做了一些更改,但這也很正常。

如果你看過電影腳本初稿和完稿之間的區別,就會發現這種變化並不算大......我導演過幾部電影,通常電影腳本至少要經過 10~15 次改稿。而在《雙人成行》中,故事仍然和我最初設想的一樣,只不過有少許的改動。我們調整了遊戲設計和故事不夠契合的部分內容。

《雙人成行》的創作有沒有受到哪些浪漫喜劇的啟發?

Fares:老實說,我沒有太多選擇,因為出色的浪漫喜劇本不多。我們嘗試營造一種讓人感到溫暖的氛圍,塑造可愛的角色,但並沒有專門參考任何一部浪漫喜劇。

從遊戲創作的角度來講,嘗試新鮮事物非常有趣,遊戲行業還很年輕,我們可以做很多試驗。我們才剛剛摸到皮毛。未來我們有機會玩到更多不同種類,有各種類型故事和風格的遊戲。

那你最喜歡的浪漫喜劇是什麼?

Fares:《當哈利碰上莎莉》是我最喜歡的電影之一,劇本特別棒,演員表演得也很好。另外,那部電影擁有一種非常獨特的基調和復古感,確實是一部大師級的浪漫喜劇片。

我還喜歡 James Cameron 執導的《魔鬼大帝:真實謊言》,你可以將它視為一部含有動作場面的浪漫喜劇電影——我喜歡 Cameron 拍的所有電影,尤其是《阿凡達》和《鐵達尼號》。

《雙人成行》似乎採用了不少非對稱的遊戲玩法,開發期間你們覺得哪種玩法風格最有趣?

Fares:無論創作哪種機制,都需要花時間調整優化,期間都會遇到挑戰,我們做了大量的內部和外部測試。不過我們和其他團隊的做法不太一樣:測試遊戲時,我們不會單純根據玩家要求來調整,而是更希望透過調整,讓玩家更理解我們的意圖。

我很難說最有趣的玩法機制是什麼,但設計這些都帶來了不同的挑戰。有時我們很早就開始研究某種機制,也很清楚想把它設計成什麼樣子,卻不得不花費大量時間。某些場景和 Boss 的設計從開始到完工,耗了我們整整一年半,但實際遊戲中,玩家可能只花兩三分鐘,甚至 30 秒鐘就把它們看完了。不過這些投入是值得的。

你認為究竟是故事引導了遊戲設計,還是玩法主導著故事情節的發展?

Fares:我們希望將兩者結合起來,讓遊戲設計和故事相輔相成。

你可能玩過一些故事本身很棒,卻與設計完全不搭的遊戲,它們會讓你覺得編劇和設計師簡直就像在做兩款不同的遊戲......在 Hazelight,我們努力讓兩者融為一體。有時我們做得很好,有時又會通過一種更隱晦的方式來做,例如我之前提到的磁鐵相吸的例子。

但追根究底,遊戲需要為玩家帶來互動體驗,我們總是希望將這種體驗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如果你留心觀察《兄弟:雙子傳說》《越獄搭檔》和《雙人成行》,就會發現《雙人成行》為玩家提供了更高的共鳴和交互性。

在玩法和故事之間,我們試圖精確地走到中間位置,讓它們在那裡相遇。玩法和故事同樣重要。我們永遠不會說:「讓我們先設計玩法,然後添加故事」。我經常告訴 Hazelight 的設計師,遊戲並非總是以樂趣為重。某些經典的遊戲場景就不算有趣,例如《最後生還者》的開頭部分,但那幕場景裡的所有細節完美契合。我們需要找到適合當前故事情節的設計......根據你正在講述的故事內容,你可以創建最適合它們的獨特機制。

我知道,團隊有時會生我的氣,因為我們花了很多時間製作了大量場景,它們在遊戲裡卻只能「播」一兩分鐘。但無論如何,將玩法與故事結合起來很重要,我們還會朝著這個方向繼續努力。

《雙人成行》的玩法似乎非常豐富,遊戲裡有很多看上去非常獨特的關卡、玩法片段以及場景呈現。這種從頭到尾都很多樣化的關卡是故意為之的嗎,這樣設計有哪些挑戰?

Fares:這麼說吧,從玩法多樣性的角度來看,我認為《雙人成行》會刷新世界紀錄。

我們這樣設計的原因有很多。首先,我覺得很多敘事遊戲的重複性太高了,開發者似乎習慣於在找到某種機制後不斷重複,而我們需要扔掉這種思維方式。這根本就不符合敘事體驗......所以在《雙人成行》中,我們希望無論角色處於哪種情況,玩家在遊玩時都能體會到樂趣。

玩法應該既反映敘事內容,又能讓玩家繼續關注故事,從而持續為玩家帶來新鮮感。

還有,我希望玩家能把《雙人成行》破關。某些統計數據令遊戲開發者感到煩惱,因為許多遊戲中,玩家甚至不會通關。我覺得重複性太高就是原因之一。這是一種老式的設計規則,在那些刷刷刷的射擊遊戲裡可能管用,但並不適用於敘事遊戲。我始終認為,敘事遊戲應該得為玩家提供更豐富的體驗。

我可以跟你打個賭,假如真的有玩家因為《雙人成行》的玩法而感到厭倦,我就給你 1000 美元。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你總是能發現新東西。從製作角度來講,我的團隊並不總是對此感到開心——畢竟,工作量太大了。但我們已經習慣了,我們喜歡做這種類型的遊戲。

你一直在強調,《雙人成行》非常注重玩法和敘事的結合。能否向我們詳細講述這種設計背後的理念?

Fares:我回答過這個問題,但不妨再說一次。

製作遊戲時,我們總是希望將玩法和敘事融為一體。我們能否構建一種對敘事有意義的機制?例如,玩家必須穿過這棵樹才能回家,樹上有什麼?那是一隻松鼠嗎?你有沒有遇到那隻松鼠?牠在做什麼?

再說回我剛才舉的那個例子。在《雙人成行》中,男女主角的婚姻關係出了問題,而有本書嘗試修復他們的關係,將一塊磁鐵分成了兩半。然後那本書向兩位主角解釋,他倆的關係就和磁鐵一樣互相吸引。在那個關卡的後半部分,兩塊磁鐵間的吸引力變得越來越強,你們甚至可以互相依附......你玩到那邊就能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還有些其他例子。在某個關卡中,科迪(Cody)覺得時間無窮無盡,而女主角梅(May)卻認為自己沒有足夠的時間,恨不得能分身變成兩個人。所以,我們就讓分身成了梅的機制,而控制時間則成了科迪的機制。

總之,我們希望將玩法和敘事結合起來。這樣一來,玩家不僅僅使用某種機制遊玩,機制本身也與敘事相契合,更能激發玩家的情感共鳴。

玩家通關《雙人成行》大概需要多長時間?

Fares:可能 14~15 個小時。玩家可以盡情探索,但遊戲裡沒有任何收藏品或像這類一樣的東西,那不是我們想要的。

玩家要做的並非四處走動,而是與經過精心設計的內容互動。《雙人成行》將會提供很多迷你遊戲,大概一共有 25 個。我們希望遊戲世界讓人覺得栩栩如生,玩家在發現稀奇古怪的東西時肯定會覺得特別有趣。遊戲裡也埋了很多秘密和彩蛋,但願玩家能發現它們。玩家肯定會愛上《雙人成行》的。

《雙人成行》的重複遊玩性如何,例如有支線任務之類的內容嗎?

Fares:我覺得我們聊遊戲的重複遊玩性時必須非常小心,因為所有統計數據都表明,大部分玩家不會破關。但從媒體記者到評測人員,幾乎所有人都熱衷於談論重複遊玩性......誰願意真正重玩遊戲呢?也許有一小部分玩家會這麼做,但我們應該把重心放在怎樣讓玩家通關上。

就《雙人成行》來說,如果你願意,你當然可以重玩。你可以在每次遊玩時嘗試不同機制。但這種重複遊玩性不應該是一款遊戲中最重要的東西。我總是被問到這個問題,我不明白為什麼。究竟有多少人重玩遊戲?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多。

另外,我也不太喜歡在遊戲裡收集物品。與其為玩家設計一些花俏的可收集道具,我倒更願意打造一個足夠有趣、具有互動性的遊戲世界。《雙人成行》裡有很多迷你游戲,但沒有任何收藏品,這讓我們感到非常自豪。你可以隨心所欲地探索,而不用盯著某個不斷上漲的統計數字。

對於《雙人成行》,你還有什麼話想告訴大家?

Fares:相信我,當你上手去玩這款遊戲的時候,肯定能感受到巨大的樂趣。

你會喜歡它的。《雙人成行》有「好友通行證」,你只要買一份就夠了。我很確信遊戲會獲得成功。只要你上手去玩了,你就能明白我的意思——你以前絕對沒玩過任何一款和它一樣的遊戲,它會讓你大吃一驚。

譯者:安德魯、風馬

文章作者:Shubhankar Parijat、Dean Takahashi

參考原文:《Josef Fares interview: Why you’re going to love It Takes Two》《It Takes Two Interview With Josef Fares – “You Have Never Played Anything Like It”》

本文經合作媒體遊戲葡萄授權轉載,本站僅進行簡繁轉換,並調整部分用詞、標題與內容

同類好文

打不死的小強! 任天堂《大亂鬥》揭新角預告 卡比墜崖意外成焦點引惡搞

為嚇跑盜版 荒川弘10年舊作《raiden-18》惡搞毛澤東中國大炎上

Steam極度好評《巫師學院》建立魔法學校招募學生 又一款精神時光屋!

趕羚羊啊!Steam多人派對《Lumberhill》揪友一起來當伐伐伐木工

哇靠這巫師有槍啊! 沙盒生存新作《巫師槍神》,可四人組隊一起冒險

國產敘事RPG《沉沒意志》前導預告曝光 台灣架空背景的Cyberpunk冒險

榮恩,槍卡好用! 生存新作《巫師槍神》靈感真的來自甘道夫、哈利持槍迷因

模擬遊戲《地獄建築師》釋出Steam試玩 凌辱play,希特勒也來作客!

被電競耽誤的歌手?《特戰英豪》選手實況飆唱「你好不好」中文咬字超標準

無下限成人遊戲《骨頭鎮BoneTown》回來了 改良新作現已登上Steam

Steam多人合作《垃圾水手》開放試玩中 海上清道夫之友誼小船說翻就翻!

盜版完「輝夜姬」換抄「心跳文學部」 Steam出現《Doki Doki First Love Club!》

LOL/峽谷大亂鬥!新模式「極限對決」可選其他英雄大招組超強Combo

E3 21/大夥進攻囉《世紀帝國4》確認今年10月28日上市

玩家用Switch《 第一次的遊戲程式設計》打造出《毀滅戰士:永恆》

E3 21/《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續作遊戲畫面曝光 這次還能倒轉時間?

三星虛擬助理「Sam」意外亮相 姣好身材引網友瘋二創

各種賣萌的《森林小女巫》Steam開放試玩中 來場治癒的森林漫步吧

《迴圈英雄》1.1更新上線:新增敵人、遠征加速、現在還可以中離存檔啦

PS5獨佔打寶動作遊戲《眾神殞落》宣布8月登上PS4

E3 21/真的是新機!任天堂發表「GAME&WATCH 薩爾達傳說」,收錄4款經典之作

《艾爾登法環》難度接近《黑暗靈魂3》 主打策略導向Boss太強可跳過

為了S●GA!另類穿越喜劇《異世界歸來的舅舅》宣布動畫化

再一次感受胃痛!《心跳文學部 Plus》7/1發售 加入全新劇情、支援繁中

E3 21/Ubisoft《阿凡達:潘朵拉邊境》首度公開 全新引擎打造第一人稱動作冒險

E3 21/Switch《瑪利歐派對 超級巨星》10月29日推出 百款小遊戲任你玩!

E3 21/黑曜石宣布《天外世界2》! 官方預告超誠實「目前只決定了標題」

國產燒腦解謎《艾倫的自動機工坊》Steam開放試玩 文組也能成為機械大師!

4X策略《Humankind》封測展開中 開放遊玩200個回合、5個時代

《小魔女諾貝塔》正式版確定登上Switch、PS4,聲優情報9月公開

火熱排行

打不死的小強! 任天堂《大亂鬥》揭新角預告 卡比墜崖意外成焦點引惡搞

為嚇跑盜版 荒川弘10年舊作《raiden-18》惡搞毛澤東中國大炎上

Steam極度好評《巫師學院》建立魔法學校招募學生 又一款精神時光屋!

趕羚羊啊!Steam多人派對《Lumberhill》揪友一起來當伐伐伐木工

聯盟戰棋/11.12衝分寶典:十大吃雞陣容 營運&出裝通通教給你!

哇靠這巫師有槍啊! 沙盒生存新作《巫師槍神》,可四人組隊一起冒險

國產敘事RPG《沉沒意志》前導預告曝光 台灣架空背景的Cyberpunk冒險

榮恩,槍卡好用! 生存新作《巫師槍神》靈感真的來自甘道夫、哈利持槍迷因

模擬遊戲《地獄建築師》釋出Steam試玩 凌辱play,希特勒也來作客!

被電競耽誤的歌手?《特戰英豪》選手實況飆唱「你好不好」中文咬字超標準

第一次玩就上手!《二之國:交錯世界》新手入坑指南

無下限成人遊戲《骨頭鎮BoneTown》回來了 改良新作現已登上Steam

重返《骨頭鎮》!極度不政確成人遊戲之我要成為蛋蛋王

Steam多人合作《垃圾水手》開放試玩中 海上清道夫之友誼小船說翻就翻!

盜版完「輝夜姬」換抄「心跳文學部」 Steam出現《Doki Doki First Love Club!》

LOL/峽谷大亂鬥!新模式「極限對決」可選其他英雄大招組超強Combo

E3 21/大夥進攻囉《世紀帝國4》確認今年10月28日上市

《二之國:交錯世界》五種職業解析:角色特性介紹、技能推薦

玩家用Switch《 第一次的遊戲程式設計》打造出《毀滅戰士:永恆》

E3 21/《薩爾達傳說:曠野之息》續作遊戲畫面曝光 這次還能倒轉時間?

三星虛擬助理「Sam」意外亮相 姣好身材引網友瘋二創

各種賣萌的《森林小女巫》Steam開放試玩中 來場治癒的森林漫步吧

《彈射世界》新手入門必看!首抽角色推薦:雷、光、暗屬性篇

《迴圈英雄》1.1更新上線:新增敵人、遠征加速、現在還可以中離存檔啦

PS5獨佔打寶動作遊戲《眾神殞落》宣布8月登上PS4

E3 21/真的是新機!任天堂發表「GAME&WATCH 薩爾達傳說」,收錄4款經典之作

《艾爾登法環》難度接近《黑暗靈魂3》 主打策略導向Boss太強可跳過

聯盟戰棋/11.12懶人包:裝備重鑄、卸除器回歸 黎明卡瑪再次崛起

好想趕快長大!《二之國:交錯世界》新手戰力提升法則 無課也能爽爽玩

為了S●GA!另類穿越喜劇《異世界歸來的舅舅》宣布動畫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