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劇情逐漸哲學 《電馭叛客2077》之「我是誰?我在哪?我還活著嗎?」

2021-01-19 11:18遊戲角落 拾元

圖:擷自《電馭叛客2077》
圖:擷自《電馭叛客2077》

電馭叛客2077》從2020年12月上市以來,由於優化問題與公關危機,絕大多數討論都圍繞在BUG、善後補救和玩家抱怨上。針對遊戲內容本身的討論,則經常被上述的外延喧囂所掩蓋。不得不說這是一件相當可惜的事:因為本作的可玩性仍可謂十分豐富,故事劇情的深度和感染力也可圈可點,充滿電馭叛客科幻類型的機鋒趣味,以及引人深思的情節刻劃。

以下將針對《電馭叛客2077》在故事尾聲時,述及有關「肉體 vs. 靈魂」的描寫,嘗試提出幾個討論。這些問題可能沒有標準答案,在此只希望能夠拋磚引玉,刺激更多玩家參與討論。


(本文涉及後期關鍵、結局劇透,請讀者斟酌參閱)


現世轉生:肉體與人格的匹配度

在答應與荒坂華子結盟的【惡魔】結局,也就是俗稱的「荒坂線」當中,我們可以看到:本來已經死在其子賴宣手上的荒坂三郎,其實早就將人格意識數位化,「備份」保存在荒坂主機的中樞「御輿」裡頭,隨時等待合適的軀殼「復活」。當V夥同華子一派肅清賴宣黨羽後,也的確讓荒坂三郎藉由賴宣的肉身重出江湖。這段故事清楚揭露了:有關「將銀手強尼的人格意識安置在生物晶片」的實驗,其背後的真正目的,就是實現不同身體/心靈匹配的可能,以「現世轉生」迴避原本肉體的衰老劣化,讓荒坂三郎永遠君臨在荒坂集團這個企業帝國之上。

圖:擷自《電馭叛客2077》
圖:擷自《電馭叛客2077》

而在V將身體主導權交給銀手強尼的【太陽】結局,早已成為網路資訊生命體的傳奇竄網使:艾特.康寧漢則清楚指出,由於生物晶片侵略性的生體改造作用,使得V的身體永遠不再適合V的人格意識,反而適用於本來作為寄生客體的強尼意識。若由V的意識繼續主導,將會在短期內因為身心互斥作用,最終導致死亡。荒坂線的荒坂三郎之所以能夠無痛接收賴宣的肉體,除了可能採用生物晶片讓客體人格侵佔主體肉身的技術,劇中還特別提到:因為賴宣是荒坂三郎的兒子,才可以在避免引發排斥現象的前提下,達成人格轉移的目的,一如人體器官移植,取用血親捐贈往往吻合度會最高那樣。

在網路上可以看到部分網友討論,認為《電馭叛客2077》對於身體/心靈的描寫,有相當程度借鑒了《攻殼機動隊》的設定。不過單從上述情節來看,似乎就呈現出兩部作品之間的顯著不同。不論是漫畫、電影劇場版或電視動畫等媒體,《攻殼機動隊》在肉身更換方面顯然相對自由,沒有什麼排斥反應的相關敘述(頂多是需要復健來提高義體同步率)。包括在神山健治監督的電視動畫第一部S.A.C.當中,主角草薙素子即使被海上自衛隊的狙擊手爆頭擊殺,也能藉由事先上傳的人格意識遠端操作,透過新的肉身「復活」。

但到了《電馭叛客2077》,肉身和意識之間是否匹配的條件就顯然嚴格許多。至少故事當中,我們並沒能看到像《攻殼機動隊》的草薙素子或久世英雄那樣,從小就已經全身義體化、而會根據年齡增長來更換對應外型軀殼的描寫。「人格意識」這種看似原理抽象的東西,在2077當中竟然會與具備物理性質的肉身產生排斥反應,或許可以視為CDPR編劇基於某種科幻情懷的浪漫設定。然而從另一層面來看,也可能是編劇由物理論的角度進行想像:因為所有的人格產生和思考狀態,都來自於個體的神經傳導活動、內分泌和化學反應;因此,當不正確的人格與不正確的肉身組合在一起時,才會造成化學上的互斥現象。

草薙素子從小就全身義體化(Ghost in the shell(1991)) 圖...
草薙素子從小就全身義體化(Ghost in the shell(1991)) 圖:neondystopia

由於新產生的強尼人格,只有V主觀上能夠觀測到,因此在《電馭叛客2077》的整體敘事上,主角的外在表現大概很類似雙重人格患者(這或許也是為什麼本作堅持採用第一人稱視角的緣故)。若非神機醫維哥對V有充分信賴(故事開頭就十分海派地讓V賒欠鉅款!),以維哥常識人的立場來說,「『銀手強尼』其實是V在遭受劇烈腦損傷之後意外衍生的新人格」,或許會是更合理的解釋。畢竟連晶片設計者海爾曼本人都未曾驗證過晶片功能,只在理論層面進行理解,事後還要透過V的主觀口述,來檢證他的開發成果,確實成功達到「再現亡者活動意識」的目的。作為2077中幾大不可思議的黑科技之一,生物晶片的實際運作方式,其實還有太多模糊不清的詮釋空間……。

若把V視為是外在物理因素導致的雙重人格者,按《電馭叛客2077》劇中演出,則每個人格在數位化的網路世界,都可以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存在——當V將意識連上網路時,強尼是能夠直接與網路上的艾特交談無礙的。這會產生一種有趣的情況:具有愈多人格的解離性身分疾患者,在網路上就會分出愈多獨立意識。舉例來說,讓《幽遊白書》的仙水忍連上2077的網路,就可以讓他的七個人格同時登場;《24個比利》更能直接爆出二十四個人在網路空間開趴,畫面將會相當熱鬧。


魂魄數位化:「自我」是什麼?

再者,另一個讓人好奇的點是:荒坂三郎藉由賴宣的肉身「復活」,或銀手強尼透過V的肉身「還陽」,玩家在編劇鋪陳引導下,會很自然產生「新的賴宣就是荒坂三郎」、「新的V就是銀手強尼」的認知。但姑且不談法律上自然人的認定,從日常角度來看(雖然這本身就是個非日常的事件……),我們真的會說「他就是那個某某某」嗎?

這有點像是經典哲學問題「雷修斯的船」(忒修斯之船)的變形:組成這個人的材料已經從頭到尾都完全不同,差異在於他們都具備主觀上一個人之所以為人的核心零件——也就是心靈。如果用雷修斯的船來類比,那可能就是在一艘具有完整組件的A船空殼上,移植了B船的龍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說這艘新的船是B船嗎?

有意思的是,《電馭叛客2077》故事當中有好幾段情節,都直接反映出「外在形貌不重要,內在心智和記憶才是決定一個人之所以存在之標記」的觀點。當強尼以V的身體活動時,過去的戰友若惡、樂團夥伴凱瑞,都透過彼此之間的私密記憶來確認身分。哪怕玩家自定義的主角V,無論外表或聲音都不會像基努.李維,若惡也可以在那一抹熟悉的壞笑下,看出當時候的V不是V,而是強尼現身在來生了。凱瑞透過那「只有銀手強尼才彈得出來」的精湛吉他技藝相認,則更突顯其傳奇的浪漫韻味:就好比帕格尼尼或吉米.罕醉克斯那樣的偉大演奏家復生,標誌性的表演技法絕不會讓樂迷錯認一樣。

(還好強尼是個搖滾樂手而不是運動員。技術活依附在記憶之上還好說;若強尼本來是個馬拉松選手,體能恐怕就沒辦法連同人格移轉到V身上啦——雖然這大概也是裝個傳奇級人工心肺就能搞定的事)

圖:擷自《電馭叛客2077》
圖:擷自《電馭叛客2077》

在【節制】結局中,V最終被迫成為網路資訊生命體,跟著艾特離開現世;強尼人格則完全取代了V,透過V的肉體活下去。像玩家一樣知道內情的人,當然會說這個有著V外表的人不是V,而已經是強尼。世間大眾卻恐怕不會這麼認為。而強尼本人或許基於保密原則以避開荒坂等企業視線,或由於對V的歉疚之情,「轉生」的他選擇隱姓埋名、離群索居,與過去狂躁易怒、神經質的強尼相比,他變得行事內斂、沉穩而低調,甚至連菸都戒了(明明V還在主導的時候,他總是要求V哈個兩口讓他腦子爽一下)。似乎只剩下那引人入勝的吉他技巧,是足以指認其存在的表徵。

每次照鏡子時,他從中看到的不是本來強尼的樣子,而是某一段時間裡與之並存於一體的V的樣子。轉生後的強尼之所以性格轉變,是不是也有和V本來的性格混淆、同化的可能性呢?

另一方面,包括《電馭叛客2077》在內,涉及「可以將記憶、人格複製保存」情節的作品中,無獨有偶的都盡可能迴避一個狀況,那就是「複製出好幾個『同一個人』,在不同身體同時存在,並使之同台登場」。我們通常只會看到在人物的主體死亡後,預先備份的人格才會「啟動」反客為主。但如果荒坂三郎以三種型態同時存在,如下:

1、荒坂三郎人格in荒坂三郎原肉身
2、荒坂三郎人格in超級電腦「御輿」
3、荒坂三郎人格in荒坂賴宣肉身

當他們同時宣稱自己才是本體時,恐怕就會產生爭議。當然,從現實角度來看,具備原肉身的荒坂三郎大概會在身分認定訴訟上勝出。但如果排除掉原肉身的項目,然後再增加其他權限與賴宣相近的軀體選項——例如「荒坂華子肉身」或「荒坂美智子肉身」——荒坂的律師團恐怕就要頭大了。

圖:擷自《電馭叛客2077》
圖:擷自《電馭叛客2077》


狂想:可能存在的解方

在整理觀點的時候,我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雖然劇中到最後,所有人都說V完全沒救了、那副身體在生物晶片的改造影響下已經是強尼的形狀。但反過來說,如果利用守魂計畫將V的意識提取出來,並且製作成生物晶片,再植入V本來的身體,是不是就可以經此逆向操作解套?

在荒坂成功將銀手強尼(以及荒坂三郎)的人格記憶數位化保存下來後,似乎就開始這項技術商品化的推廣。從主角V的經歷來看,可能因為2077的世界觀還沒有解決不同肉身和心靈的排斥反應問題,於是才有了「守魂計畫」:提供政商名流備份意識、避開原先軀體衰老或不治之症等立即性困境,以待未來醫學或生物科技更發達後再「還陽」。概念上一如某些經典科幻故事裡的人工冬眠,只是更加方便,可以省去物理保存肉身的體積空間和維護問題。

事實上,劇中作為聖物開發計畫執行人的海爾曼博士,的確已經提供了生物晶片的完整設計圖,透過標準化程序,要想再複製成果應該不難。而因為生物晶片本身強勢的寄生效果,會強制將宿主肉身改造成適用於晶片內人格的規格,所以理論上應該是可行的?只要預先將V的肉體以人工速凍或其他方式保存,等存有V意識的生物晶片製成後,再加載到V的身上,應該就能夠「還原」出一個「具備V人格的V軀體」。

如果這麼做的話,可能會遭遇到的倫理問題是:在將V的人格數位備份化出來後,是否要先將本來的V殺死,以確保之後數位人格的V能夠妥善接收「已經抹除原有意識的空白肉體」?而若V的肉體保留在原本人格存活的狀態,當存有V的備份人格來取代肉體原本人格時,會不會等於是「自己殺自己」?至於在保有完全一致經驗和記憶的「備份人格」,取代V的「原本人格」時,我們還可以說這跟本來的V是同一個人嗎?

圖:擷自《電馭叛客2077》
圖:擷自《電馭叛客2077》

與之相關,櫻井画門的漫畫《亞人》曾經提到,美國哲學家唐納德.戴維森在二十世紀八O年代說過的「沼澤人」思想實驗:

「某人出門散步。行經一個沼澤邊時不幸遭到落雷擊中喪命。與此同時,在他身旁正好也有一束閃電擊中沼澤,而這道落雷和沼澤十分罕見的發生某種神秘反應,產生一個與死者無論在形體或質量都完全相同的生物。我們將這個新產生的生物稱為『沼澤人』。

沼澤人在原子級別上,與原來那個人的構造完全相同,外觀一致,包括大腦狀態(死前的大腦狀態)也完全被複製下來,亦即記憶和知識百分之百吻合。

走出沼澤的沼澤人如同剛死去的某人,邊散步邊回到家中,打開剛死去的某人家門、和剛死去的某人家人通電話、邊讀著剛死去的某人尚未讀完的書一邊睡去。翌日上午起床後,再到剛死去的某人公司上班。」

——那這個與死去某人別無二致的沼澤人,是否可以直接視為是某人本身?

當然,沼澤人的例子是新的個體在無知狀況下取代舊的個體;生物晶片的狀況卻無論如何都會是新的人格「有意識地」取代原本人格,情境上顯然有根本不同。「與本體完全一致的複製人之身分認定」,似乎也是科幻情節上的流行主題。同樣在《攻殼機動隊》電視動畫版第一部S.A.C.,以及奈須蘑菇的都市奇譚小說《空之境界》,都有過相關呈現。在此就不爆雷,讀者有興趣可以逕行參考。


小結:懸而未決的神秘

《電馭叛客2077》的故事,反映出許多有關肉體和靈魂的經典科幻議題,某種程度上將物理論或心物二元論的論爭再度帶到大眾眼前。雖然大部分不是什麼創新觀點,藉由這一部包羅甚廣的作品予以囊括,或許能再帶動玩家們對相關主題進行討論。

心靈、人格真的能夠數位化嗎?意識與身體的排斥反應是怎麼造成的?將人格數位化之後「轉送」在新的軀體上,真的能繞開衰老病痛、實現永生嗎?抑或那根本就是一個全新的個體,只是當事人沒有自覺?脫離肉身、僅作為資訊流存在於網路的意識,是否還能算「活著」?網路生命體的產生會不會將「生存」重新定義?以人類人格形成的網路生命體,與產生自電腦的人工智慧仍然有區別嗎?或者在資訊數位化的過程中,人類與AI的界限將會逐漸消失?……

上述種種大哉問,都遠非當代知識、技術所能解答。對於大腦、心智、資訊工程、生物科技,乃至於跨越這數個領域的認識,人類尚有許多未解之謎有待研究。但透過像《電馭叛客2077》這樣的科幻故事引領想像力天馬行空,我們已經向未來世界邁進了小小的一步。

圖:擷自《電馭叛客2077》
圖:擷自《電馭叛客2077》

※感謝朱家安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電馭叛客2077Cyberpunk

拾元

來自宜蘭,蝸居台南。精神上的肥宅一枚,認為雅南和羅德蘭的世界要比走出戶外更吸引人。最愛當然是《血源詛咒》:「讓我們淨化這條邪惡的街道!」
分享給好友加入udn

同類好文

角落漫談/HADOKEN!格鬥遊戲需要翻譯?讓我們從《快...

《真人快打》上映前導讀 舊版電影《魔宮帝國》與新版差異比...

好的解謎遊戲是怎麼煉成的?解析華麗又充滿遺憾的《微縮世界...

遊戲史上的今天/PS2陰陽師主題《九怨》 From S...

想在遊戲裡當個十惡不赦的壞蛋?其實多數玩家不願意這樣做

台灣手機遊戲榜七年回顧 這些遊戲你都有跟上嗎?

遊戲史上的今天/滾滾滾!《塊魂》 新感覺動作遊戲讓大...

角落漫談/「畫功、畫風、畫工」傻傻分不清楚?想筆戰就別再...

從《生死格鬥》到《忍者龍劍傳》 板垣伴信職涯的逆境與巔峰

角落漫談/遊戲預告的魔力與陷阱:從拉我入坑的《血源詛咒》...

遊戲史上的今天/SS招牌《飛龍騎士》 解放3D性能的一代...

Cygames集大成之作?分析日本暢銷手遊《賽馬娘》爆紅...

狂人板垣伴信《生死格鬥》的開發秘辛 墨鏡背後是看不穿的人...

遊戲史上的今天/ 令人難忘的三角頭《沉默之丘》 沉寂多...

《寶可夢 晶燦鑽石/明亮珍珠》你是興奮還是失望? 一位老...

遊戲史上的今天/忍者潛行先驅《天誅》神不知鬼不覺才是真...

全球玩家迷修仙!《鬼谷八荒》製作人:做遊戲就像逆天改命

遊戲史上的今天/劇情神作《異域神兵》 原可與FF7齊名的...

遊戲史上的今天/初代PS《流浪者之歌》 重製遙遙無期的法...

電玩小辭典:「負重」 倉鼠玩家表示痛苦,遊戲為何要限制攜...

遊戲史上的今天/大家都想盜版的《快打旋風2》 這些BU...

遊戲史上的今天/經典多主角RPG《復活邪神》 這次你要選...

遊戲史上的今天/行雲流水的連招《守護者列傳》 動作格鬥R...

《電馭叛客2077》為何需要第一人稱?看「賽博龐克敘事」...

遊戲史上的今天/N64《任天堂明星大亂鬥》 風靡世界的嶄...

劇情逐漸哲學 《電馭叛客2077》之「我是誰?我在哪?我...

遊戲一定要有簡單模式?現在有更多「輔助機制」幫助玩家調整...

《電馭叛客 2077》「夜城」背景速讀 最初目標是打造無...

角落漫談/從射鵰英雄傳到惡魔靈魂 中文化對遊戲推廣有多重...

《刺客教條》系列長評:那個真.刺客教條的美好年代

《刺客教條》系列長評:不再「刺客」的刺客教條

先上車後更新 《電馭叛客2077》短評兼談現代遊戲的BU...

藉著《電馭叛客 2077》 CDPR在中國正踏出巨大的一...

遊戲史上的今天/藍色獵人《洛克人X》帥氣登場,突破元祖再...

《電馭叛客 2077》彩蛋大蒐集:從《巫師》《攻殼》到《...

《電馭叛客》系列世界觀總整理!從桌遊到電玩時間軸一次理清...

「電馭叛客」還是「賽博龐克」?淺談在地化翻譯的推廣之難

遊戲史上的今天/《ICO迷霧古城》淒美問世 「絕對不放...

從盜版王國萌芽 「CD Projekt」何以成為獨霸一方...

LOL/S11裝備大改為何讓玩家叫苦連天?淺談改版影響與...

火熱排行

《真人快打》上映前導讀 舊版電影《魔宮帝國》與新版差異比...

好好看台不行嗎?Vtuber最受不了的觀眾行為大蒐集

角落漫談/HADOKEN!格鬥遊戲需要翻譯?讓我們從《快...

滿頭問號?《進擊的巨人》139話九大WTF解答&彩蛋分析

《戰神4》前傳漫畫《Fallen God》導讀 一窺奎...

角落漫談/「畫功、畫風、畫工」傻傻分不清楚?想筆戰就別再...

遊戲史上的今天/PS2陰陽師主題《九怨》 From S...

想在遊戲裡當個十惡不赦的壞蛋?其實多數玩家不願意這樣做

台灣手機遊戲榜七年回顧 這些遊戲你都有跟上嗎?

好的解謎遊戲是怎麼煉成的?解析華麗又充滿遺憾的《微縮世界...

遊戲史上的今天/滾滾滾!《塊魂》 新感覺動作遊戲讓大...

電玩是公平的!罕病玩家用腳玩《鬥陣特攻》還是個大師級高手

從《生死格鬥》到《忍者龍劍傳》 板垣伴信職涯的逆境與巔峰

留言